毛恒凤诉诸法律败诉,劳教所中受虐待


2004.11.19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aohenfeng-200b.jpg
毛恒凤带着三个女儿上访。 何震东摄,转载于www.secretchina.com

在劳教所里被虐打而引起海外人权组织关注的,因超生而受到一连串迫害的上海妇女毛恒凤,星期四在一个低保诉讼庭审中被发现身上多处淤痕。家属表示,她曾再次表示遭到虐待。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记者方媛的报道。

因超生被判劳教,救济金又被停发

毛恒凤因为超生及住房等问题上访被判劳教一年半。在此期间,政府停止了她每个月290元的政府救济金,因此,她提起诉讼,但却败诉。她的丈夫吴学伟星期四对本台表示:

“劳教所每个月给毛恒凤提供多少伙食费,他们是按4元钱一天计算的,那么120元。照理说政府还要再给她170元。还有衣服、被子我们都得买,还有其它生活用品...... 不能从(劳教所)里面买。里面买什么意思呢?他们里面那个小店还要赚利润。”

法院周遭如临大敌,支持人士被拒门外

上海杨浦区法院在星期四下午2:00开庭。据了解,大约有七十名认识毛恒凤的拆迁户及上访人士都来到法院想旁听,但被法院拒之门外,就连毛恒凤的三个女儿也不例外。

当时在现场的上海拆迁户许正清(音)对本台表示:

“我们排着队凭身分证领取的旁听证是经过审查的,...... 结果才进去了10个人。

“我们排着队凭身分证领取的旁听证是经过审查的,他说这个人不行,那个人也不行;结果才进去了10个人。是旁听的,他里面已经安排了很多的人,这此人就是他们方面的人。然后法院的周围如临大敌,杨浦分局有很多的警察、警车。有的说上百个人,有的就有将近二百个人。”

庭上苦诉虐待,亲人痛在心里

而在庭上,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当看到毛恒凤的身上多处淤痕时,心情不能平服。他表示,前几天他曾打电话到劳教所,对方已经告诉他从11月8号起,毛恒凤因反对劳教制度又被惩罚。他表示:

“我是没心思开庭,昨天呢,我就看到毛恒凤手腕、脚环那里啊,很大的血泡,肿得老高的。”

在8月份,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以及本台都曾报道过毛恒凤在劳教所被虐待的事,但劳教所至今仍无视法律,继续对毛恒凤加以迫害。

“8月份的事情又重演了,还像上次一样用那个皮带扣向各方向拉,他们就不放手。一边拉,还一边给她说,你还叫不叫,你认不认错?就这么坚持三天,饭也没得吃的。”

吴学伟表示,毛恒凤在庭上除对他展示伤痕外,还向他叙述劳教所从11月8号起连续三天对她迫害的事实。他说:

“8月份的事情又重演了,还像上次一样用那个皮带扣向各方向拉,他们就不放手。一边拉,还一边给她说,你还叫不叫,你认不认错?就这么坚持三天,饭也没得吃的。”

吴先生认为,几十名熟悉毛恒凤的人被拒之法庭外,就是因为怕他们看到毛恒凤身上的伤痕而惹起震怒。他说:

“把我们那些想参加旁听,想看望看望毛恒凤的人拒之门外,就是为了怕毛恒凤在劳教所受到的酷刑--身上的伤痕,给大家看到。”

毛恒凤痛斥不公,遭遇不公非她一人

“昨天在法庭上面她还叫:‘杨浦法院、大桥派出所、劳教所 -- 法西斯、虐待狂!’”

吴先生表示,毛恒凤非常勇敢,在庭上还高呼口号。他说:

“昨天在法庭上面她还叫:‘杨浦法院、大桥派出所、劳教所 -- 法西斯、虐待狂!’”

本台记者在星期五下午,打电话到劳教所询问情况:

“据说,毛恒凤在昨天出庭的时候,她的手、脚全都是淤痕。据说,你们又对她加以虐待了,是吗?”

“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你最好通过正规的途经来啊。”

当时被拒之法庭门外的许正清,星期五对本台表示,对于这些不公平的现象,老百姓不知道到哪里去申诉。满口公正、正义的法院,处处都不按法律程序办事。关于他的房子,他近期向普沱区法院提起诉讼,但法院却不给他任何回复。他表示:

“它应该受理之后七天内予以立案。不予立案的话,它应该出一个书面裁定,允许当事人上诉。那么,它就是不出那个书面裁定,它就剥夺我上诉的权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