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三无农民提供低保为燃眉之急

2006-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使中国的征地规模逐年扩大,使失去土地的农民人数逐年递增;许多沦为“无地、无业、无保障”的三无农民的最低生活保障问题亟待解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elderly-farmers-150.jpg
安徽两位老农在村里散步,2006年2月23日法新社照片

所谓低保,也就是“最低生活保障”,本来是一种只涵盖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模式,近年来开始在江浙、广东等地向农村推广,开始涵盖那里的贫困农民。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在中国“圈地运动”中失去土地的农民,既不算农村人,也不被当做城里人,成了无人过问的边缘阶层,生活面临“绝境”,比一般的贫困农民更值得社会关心。无论从维持社会稳定,还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考虑,国家都应当为这批人提供最低生活保障:

“失地农民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他们不是农民又不是农民工,因为没有到城市打工没有工作,他们更不是城市居民所以失地农民没有土地、没有低保、没有岗位、处于城市与农村结合的位置。农村的低保首先要对三无农民、失地农民搞低保,因为他们是迫切需要的,农村其他农民还有土地的保障,所以不解决他们的问题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威胁。当然我认为问题不能只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考虑而要把对方做为一个人的最基本人权来考虑,他有生存的权利要尊重他。”

胡教授说,“三无农民”的低保,大部分应由国家财政承担:

“大部分还是因该有中央财政来承担。目前中央财政用于低保的仅有13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还可以翻一翻, 中国应当是有这样的财力有这样的能力。”

新浪网的一篇文章说,为了实现“农民失地后的生存成本主要由征地款予以消化”,即为了保证农民在土地被征用后得到足够补偿,首先必须让农民拥有土地所有权、成为征地交易的市场主体。对此,胡教授说,在中国实现土地私有化,一二十年内不太现实,但是可以通过让农民拥有土地股份的办法来增加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应当允许让农民的土地入股,征他的土地建高速公路或者是开发应当让农民以土地入股持有其中的股份,以各种方式来解决他的养老和低保问题。土地私有化在一二十年之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当然它是一个长远的目标。土地最终为私人所有这当然是不可避免的。”

无论眼下在中国实现土地私有化是否现实,学界仍有不少人认为土地私有化是解决中国三农问题、包括失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问题的根本出路;美国博尔州立大学教授郑竹园说:

“所有土地问题是落后国家根本的问题。当年孙中山提倡‘耕者有其田’台湾在国民党统治之下开始实行‘耕者有其田’。田是属于你的政府不能随便征收。现在大陆这个问题很严重,每个地方都要开发,开发要用地地从哪里来?就把农民的地征收了。按道理是应该照市价来补偿才对,一块地在当地可能很低很低,然后卖给开发商就涨了多少倍多少倍直接造成当地的贪污问题。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要让农民有所有权。这个地是国家所有只是给农民包产下去,所以现在地权的问题搞不清楚。如果地权属于农民农民当然会说买我的地要多少多少钱。承认地权所有权这是一个关键。”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失地农民累计超过4000万人,并呈逐年递增的趋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