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有苦诉诸媒体却被暴徒打


2005-08-05
Share

陕西西安市高新区一个工地的农民工8月2号召开记者会,想通过媒体的力量,帮助他们讨还建筑公司拖欠他们的工资。但是记者会后不久,这些农民工被30多名不明身份的暴徒毒打,六人受伤。只是为了要回本属于自己的血汗钱,为何挨打?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的采访报道。

在西安市高新区一个工地打工的150多名农民工在一年多时间里,被拖欠80多万元工资。去年11月工程就已停工。这些农民工多次和工程承建方陕西安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讨钱,均没有结果,他们也寻求过地方政府的帮助,也是没有用。于是走投无路的这些农民工于8月2号召开“民工讨薪维权新闻发布会”。但是当天夜里,正当这些民工的13名代表在公司办公楼与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呼永平就工资问题反复交涉时,突然冲进来3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手持钢管、钢筋,不分青红皂白对农民工进行毒打。结果六人受伤,两人伤势严重。总经理呼永平不知去向。

农民工讨薪不成反遭打的事情在中国屡见不鲜。也是在西安市,去年11月就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西安市有名的“讨工钱专家”孙武胜在听说最新的这起民工被打的事件后,已决定为他们义务提供法律帮助打官司。孙武胜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这个胜诉是肯定的。因为我经常打农民工工资纠纷的官司,已经打了二百多场了。有些民工没证据,我都能帮他打赢。”

常言道:“时势造英雄”。近年来,中国农民工权益得不到保障,被拖欠工资的事情普遍存在,也就造就了孙武胜这样的“讨工钱专家”。本是农民工出身的他,也是被拖欠了很多工钱。他开始自学法律,为自己打官司,并场场都赢。名声传开后,找他打官司讨钱的人越来越多。他告诉记者,迄今为止,他已打了两百多场官司,只有四场败北。但是他说,官司打赢了,并不一定能够拿到钱:

“在执行程序上,如果数字小,马上就能得到执行;但是数字大了,就比较困难。对方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就支付得少点。在我打的官司中,有70%能拿到钱,但是讨回工钱的总额只有拖欠总额的50%左右。”

农民工的工资长期不能兑现已是中国社会一个严重问题。2003年温家宝总理替一位四川妇女讨工钱的事情发生后,中国政府掀起了一场追讨欠薪的运动。但是,至今这个问题显然还很严重。孙武胜说,这其中建设单位、建筑单位、劳务承包单位多个环节都有问题。至于什么问题,他没有细说。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则直言不讳的说,各级官员的腐败是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一个重要原因: (录音)

20%的工程款项被用来打点各种关系,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这一现实的后果当然就是豆腐渣工程和辛勤劳动的农民工拿不到血汗钱了。

西安高新区农民工被打的一案中,打人的人至今还不知其身份。但是,去年11月西安雁塔区一个工地发生类似的追讨欠薪的农民工被打的事件后,警方向媒体透露,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黑恶势力所为。只要出钱,就能雇来一帮打手。河北定州抗议征用土地的农民被一群暴徒袭击,造成六人死亡的事件,也被广泛认为是黑社会所为。夏明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录音)

《重庆晚报》在报道去年11月份的民工被打事件时,援引一位法学专家的话说,应该让农民工组织起来,成立集体工会,这样可以使劳动者和用人单位达致实力平衡。但是,孙武胜认为,这种做法效果不大:

“我认为这个办法还不是十分妥当。政府应该制定强有力的法律、法规,对拖欠工资的建筑单位、建设单位予以适当的处罚。农民工素质比较差,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就是组织工会也还要通过法律维护权利。”

夏明也认为组织工会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也认同孙武胜加强法制的途径。不过他说,中国是一个资本欠缺,劳力众多的国家,再加上政府重视资本,发展经济,轻视保护劳动者权益,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普通民众成为牺牲品的现实很难得到根本改变。

自由亚洲电台申华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