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工有苦訴諸媒體卻被暴徒打


2005-08-05
Share

陝西西安市高新區一個工地的農民工8月2號召開記者會,想通過媒體的力量,幫助他們討還建築公司拖欠他們的工資。但是記者會後不久,這些農民工被30多名不明身份的暴徒毒打,六人受傷。只是爲了要回本屬於自己的血汗錢,爲何捱打?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申華的採訪報道。

在西安市高新區一個工地打工的150多名農民工在一年多時間裏,被拖欠80多萬元工資。去年11月工程就已停工。這些農民工多次和工程承建方陝西安達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討錢,均沒有結果,他們也尋求過地方政府的幫助,也是沒有用。於是走投無路的這些農民工於8月2號召開“民工討薪維權新聞發佈會”。但是當天夜裏,正當這些民工的13名代表在公司辦公樓與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呼永平就工資問題反覆交涉時,突然衝進來3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手持鋼管、鋼筋,不分青紅皁白對農民工進行毒打。結果六人受傷,兩人傷勢嚴重。總經理呼永平不知去向。

農民工討薪不成反遭打的事情在中國屢見不鮮。也是在西安市,去年11月就曾發生過類似的事件。西安市有名的“討工錢專家”孫武勝在聽說最新的這起民工被打的事件後,已決定爲他們義務提供法律幫助打官司。孫武勝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勝訴的可能性很大:

“這個勝訴是肯定的。因爲我經常打農民工工資糾紛的官司,已經打了二百多場了。有些民工沒證據,我都能幫他打贏。”

常言道:“時勢造英雄”。近年來,中國農民工權益得不到保障,被拖欠工資的事情普遍存在,也就造就了孫武勝這樣的“討工錢專家”。本是農民工出身的他,也是被拖欠了很多工錢。他開始自學法律,爲自己打官司,並場場都贏。名聲傳開後,找他打官司討錢的人越來越多。他告訴記者,迄今爲止,他已打了兩百多場官司,只有四場敗北。但是他說,官司打贏了,並不一定能夠拿到錢:

“在執行程序上,如果數字小,馬上就能得到執行;但是數字大了,就比較困難。對方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就支付得少點。在我打的官司中,有70%能拿到錢,但是討回工錢的總額只有拖欠總額的50%左右。”

農民工的工資長期不能兌現已是中國社會一個嚴重問題。2003年溫家寶總理替一位四川婦女討工錢的事情發生後,中國政府掀起了一場追討欠薪的運動。但是,至今這個問題顯然還很嚴重。孫武勝說,這其中建設單位、建築單位、勞務承包單位多個環節都有問題。至於什麼問題,他沒有細說。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則直言不諱的說,各級官員的腐敗是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一個重要原因: (錄音)

20%的工程款項被用來打點各種關係,這是多麼驚人的數字!這一現實的後果當然就是豆腐渣工程和辛勤勞動的農民工拿不到血汗錢了。

西安高新區農民工被打的一案中,打人的人至今還不知其身份。但是,去年11月西安雁塔區一個工地發生類似的追討欠薪的農民工被打的事件後,警方向媒體透露,這種事情基本上都是黑惡勢力所爲。只要出錢,就能僱來一幫打手。河北定州抗議徵用土地的農民被一羣暴徒襲擊,造成六人死亡的事件,也被廣泛認爲是黑社會所爲。夏明解釋了爲什麼會出現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 (錄音)

《重慶晚報》在報道去年11月份的民工被打事件時,援引一位法學專家的話說,應該讓農民工組織起來,成立集體工會,這樣可以使勞動者和用人單位達致實力平衡。但是,孫武勝認爲,這種做法效果不大:

“我認爲這個辦法還不是十分妥當。政府應該制定強有力的法律、法規,對拖欠工資的建築單位、建設單位予以適當的處罰。農民工素質比較差,法律意識比較淡薄,就是組織工會也還要通過法律維護權利。”

夏明也認爲組織工會是“遠水解不了近渴”。他也認同孫武勝加強法制的途徑。不過他說,中國是一個資本欠缺,勞力衆多的國家,再加上政府重視資本,發展經濟,輕視保護勞動者權益,在今後一段時間裏,普通民衆成爲犧牲品的現實很難得到根本改變。

自由亞洲電臺申華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