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报告:如今中国穷人更穷


2006-11-23
Share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世界银行刚刚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在2001年到2003年期间,中国百分之十最穷的人口的收入下降了百分之二点四,而同时中国最富有的百分之十人口的收入却增加了百分之十六。这些数据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存在贫富差距日益加大的现实。中国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和美国康州三一学院经济学教授文贯中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出路之一就是重新把土地私有化。下面是本台记者申铧主持的讨论。

2003年8月23日甘孜藏族农民妇女和女儿向街头行人乞讨。法新社照片

记者:“我首先请教一下文贯中先生,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您也许不是特别吃惊吧?”

“我并不是特别吃惊,中国政府这几年正在采取措施。虽然是基于这个情况做的一个反应。但 这是一个非常确实的一个事实。”

记者:“那么,巩胜利先生,您觉得是什么导致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是不是因为市场经济造成的?”

“这个原因与中国改革开放的爆发性,比如说特区,现在中国的特区象深圳的收入差在全国是最高的。还有就是中国的特权阶层,比如改革初期的一些官商、军商还有高干子弟商,这些人在最少的掌握权力资源的时间内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记者:“文贯中先生,刚才巩先生提到造成这种贫富差距的原因一个是政府政策的不公平;再一个就是一些人的特权阶层地位的不公平,您觉得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导致中国的贫富差距如此巨大?”

“我想补充的还有市场经济条件下,最有能力的智商最高的或者体力最强的那些人也比较容易富起来,因为这一部分人在目前制度之下富起来之后在二次分配当中政府也没有很好注意。这样造成现在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政府现在也在想办法。”

记者:“巩先生,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贫富差距给 中国政局带来的不稳定并采取了一些措施,您 能不能介绍一下,他们采取的这些措施是什 么?能不能够起到根本的效果?”

“比如现在的税收方面。从明年1月1号开始,收入12万以上的都要交纳个人所得税。这是第二次的财富平衡的一个手段,这个平衡的手段其实也是杯水车薪,在根本的源头上是非常非常麻烦的。再举个例子,土地在各个国家来讲是个人的最大财富之一。而中国现在的土地都是属于国家或集体的。这样一来,中国财富的延续存在一个历史的断档现象,就是历史没有办法使一个人的财富进行有效衔接。这个问题文贯中先生也说过:生产用土地或者厂房用土地和国家的建设用土地是国家的,这是可以。那么个人的房产在历史的渊源上不能作为个人的财产。中国的房地产就是老百姓买了房子可能使用50年最多不超过70年,如果超过70年某个地方政府或集体要收回地产,那么你的房子可能就要建到空中去了,没地方放。”

记者:“那您觉得现在中国政府有没有做一些动作来改善这种状况?”

“是想做很多动作。比如说现在的个人调节税从明年1月1号开始实施。前不久开的六中全会就提到和谐,和谐里面就讲到分配制度的改革。但是现在没有得力的具体方案。”

记者:“文先生,现在中国的一个新政策叫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针对要增加农村人口的收入,你觉得做得怎么样?”

“动机是好的,因为看到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样下去社会会不稳定,所以从04年开始有一些新的举措出来,比如说永久性地取消农业税;对种粮户和其他国家需要的作物的种植户进行补贴。另外现在又提出了‘新农村运动’。我想这些都是一些救急的办法。而不是从根本的制度上来进行改革,刚才巩先生也提到土地私有化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新农村运动’当中完全被忽视的一个问题。是应该加以检讨的。另外,每个农民的子弟都能受到同等教育的话,他们在市场经济当中至少有一个公平的起点。这一点中国始终没有做到。”

记者:“刚才二位都认为土地私有化之后,可以改善财富的分配。反对土地私有化的人说一旦土地私有化以后,反而会使贫富差距扩大,因为能干的人会把土地集中到自己的手里;不能干的人或教育水平低的人就会丧失土地,就会一无所有,您同意这种观点吗?”

“我多年来鼓励把农村土地重新私有化,中国现在正进行迅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所以即使发生农村土地的兼并,效力高的人把效力低的人的土地拿过来,加以更有效地利用,这本身是工业和副业当中大家都提倡的一种行为。淘汰出来的农民就可以进城进入工业,找到其他谋生的手段。这不会成为一个问题。在一个国家现在暂时没有办法建立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前提下,中国在2000年当中就是依靠土地私有 化来完成的。为什么呢?因为年轻的时候拼命地去工 作,积累财富购买土地,到年老的时候或者把土地租 出去,或者卖出去来获得养老的资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