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广东省委要求21个地级市建立特警队


2006.11.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中共广东省委日前下发有关构建和谐社会的文件,要求全省21个地级市建立装备精良、善于处理突发事件的特警队,并要求逐步建立城乡居民社会保障体系、舒缓贫富悬殊问题。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从广东省委有关构建和谐社会的文件的措辞来看,在全省21个地级市建立特警队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应对群体性突发事件。美国纽约城市大学关心中国社会治安问题的夏明教授说,在应对突发事件过程中,特警队一旦动用武力后所必须承担的后果可能会小于常规公安警察,所以能够起到常规公安警察所起不到的作用: “其实在过去两三年,中国各地已经开始组建特警部队或者叫防暴警察。主要是从公安和武警里抽调组成的,用来对付突发性事件。防暴警察主要和公安的不同就是:公安是居住在某一个社区,公安往往在动用武力上是有很多犹豫的,因为第一,它如果动武力不当,就会丢工作,而公安是一个非常好的铁饭碗;第二,它居住在居民区,如果动用武力不当,居民会上告,它会遭到行政诉讼法的诉讼。而武警,现在所称的特警,他们不跟老百姓住在一个居民区,他们集体出来,就没有办法追究某一个个人的责任,这样就给武警和特警编制更多的豁免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动用暴力就可以减少不慎使用暴力所造成后果的代价。”

夏教授说,在中国,群体性事件被看成威胁社会稳定的一大隐患:“它把群体性事件看成是危害国家整个政权稳定的一个最根本的威胁,所以从整体上来说,群体性事件,只要是集会造成一定规模,引起连锁反应,这都是一种非常敌对性的而且是颠覆政权的行为。”

记者:“实际上参加群体性事件的老百姓多数是一般老百姓,他们无意推翻政府呀。”

“但是现在担心的是一旦有群体性事件发生以后就会有连锁反应:会出现群体性事件和海外的大的力量结合在一起,这样就会对它的政权根基带来一种根本性的挑战,所以为了使得全国性的大的社会动荡和大的事件不至于发生,因为它知道一旦发生就会象滚雪球一样,不断向前滚,是根本控制不住的。”

广东省委的文件强调严防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活动”。对此,社会学家茅于轼表示,“西方敌对势力”是中国反对政治改革的人惯于使用的一个词汇。他认为,西方的“大部分政治势力”对中国是友好的: “贫富差距并不会造成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我觉得现在一个很大的误解,老说贫富差距怎么样,其实在中国,贫富差距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社会问题。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现在的突发事件哪个是贫富差距造成的?一个都没有。都是因为政府滥用权力,或者是政府处理事情不公道造成的。”

茅于轼说,“贫富差距”本身不会导致群体性抗议事件: “外国的敌对势力要看是对谁敌对了,如果反对改革,就把西方当成敌对势力了。反对搞民主,要维持专政的这种人,它就认为西方是敌对势力。我看西方大多数应该是友好势力。” 对于广东省委文件中有关“建立城乡居民社会保障体系”的要求,茅于轼表示赞成: “这是没问题的。我们国家财政收入增加得很快。钱是很多的,问题是怎么用这个钱?主要应该用于最低收入者的生活保障和医疗教育方面。”

广东省委的文件还表示,所有外商投资企业五年内基本上都要建立工会组织。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