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担心民间宗教扩张


2007.02.06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的《了望》周刊最近发表文章警告,在中国中西部的部分农村地区,出现信教热,文章呼吁各地党政机关重视这种所谓“信仰流失”现象。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monks-xian-200.jpg
图片:菩萨舍利在韩国展出后返回西安法门寺的佛教仪式(法新社)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旗下的《了望》周刊最新一期发表采访报道,列举了“实际神”教,门徒会以及观音法门等地下宗教组织在中国西部农村地区发展的情况。认为这些地下宗教活动组织性强,反政府侦察手段严密,近年都有大幅度的扩张。

直接去禁止是禁止不了的,用太强悍的手段,老百姓会造反。所以这是不容易解决的问题,比较中距离的解决办法,就是要提高国民教育水平。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了望》周刊的报道是根据对一位打入一个叫“实际神”的地下教会组织的人的采访写的。 报道说,在中国一些西部农村地区,民间迷信活动规模巨大,几乎村村有庙,户户拜神。报道表示,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对这些地下宗教活动缺乏有效的打击和管理办法,使得这些民间宗教力量逐步作大,并开始向城市渗透。报道认为,这些邪教和地下宗教活动,是中国社会稳定的一颗定时炸弹。

美国费城汤姆斯,杰弗逊大学医院的精神科专家杨景端博士分析说,宗教和信仰活动是人类非常自然的一种高级追求,很难以强制力量杜绝。他举例说,无神论也是一种信仰,为人们解答天地形成和人类来源等问题提供答案。而中国各类宗教和信仰的复兴和发展,实际上是中国人的共产主义信仰破灭后的一种必然过程。 “现在的中国有两个大问题:一个是共产主义人们已经不相信了,连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不相信,所以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就是好的、正统的信仰系统,好的信仰系统,就是信仰神的,以人为善,  珍惜生命的这样一些好的信仰,它又采取打击的方式,这就给不管是一些什么门派教一个滋长余地。”

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大学历史系教授朱永德则说,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民众虽然信教的很少,但却以毛泽东作为救世主,对他怀有一种宗教狂般的崇拜。 “共产党说没有迷信,实际上过去毛泽东就替代了菩萨、耶稣,74年我第一次回国,每个家庭摆祖宗灵位的地方就是贴毛泽东像。”

朱教授认为,在中国历史上,确实有地下宗教活动发展壮大,最后开始谋求建立国家政权。但他认为,目前中国政府不应该对民间宗教活动采取强硬的打压手段,而应该增加对教育的投入。 “直接去禁止是禁止不了的,用太强悍的手段,老百姓会造反。所以这是不容易解决的问题,比较中距离的解决办法,就是要提高国民教育水平。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国民的知识水平增加以后,这些迷信就不危险,另外,老百姓对法律认识更清楚,可以迷信但不犯法,所以这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

杨景端博士则认为,正道的宗教和信仰,其实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由于中国政府对正常的宗教和信仰活动的镇压,导致许多不健康的信仰出现。他认为,不能采取打击镇压的手段解决民众的信仰问题,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得以确立和稳定的基本原则。 “任何一个宗教和信仰;不管你认为多么荒谬,不管你认为它的组织形式多么严格;不管你认为它的经济上是怎么运作;不管你认为它的信仰系统是怎么样的大逆不道,其实,都不能构成你对它打击的原因。这就是宗教信仰的底线。不能强制去判断哪种想法是对的,哪种想法是不对的,你没有这个权利,一个人不管怎么想,那都是他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杨景端还表示, 中国政府应该建立完善法制,对从事违法活动的人进行法律制裁,而不是靠行政力量强迫民众信仰什么,或者不要信仰什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