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刚刚出狱的基督教活动人士刘凤钢


2007.02.06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因所谓‘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被判刑3年的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领袖刘凤钢周日从杭州西郊监狱刑满出狱后,星期二回到北京家中。他当天接受本台专访,谈狱中情况。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刘凤钢简单说了出狱的经过:“今天上午到北京的。出狱那天公安国保也来了,杭州那边的教友接我,公安的车子就一路尾随。出来之前一个月,北京、杭州、萧山区的国保,以及监狱政治处、副监狱长都找我谈话,无非谈两个问题,第一出去以后打算怎么办有什么想法,第二出去以后不要做有损国格的事情。第一点我就跟他说,今后出狱后干什么,我是基督徒,不会干信徒以外事情,具体做什么现在也说不好;第二,我说真正损害国格的不是我们,正是那些个别所谓宗教干部,他们关教会抓信徒,用莫须有的罪名,像他们当初以嫖娼名义抓我,真正损害国格的是这些人。我说这些话他们也没说什么。”

现年48岁的刘凤钢,因向设在美国的宗教团体反映国内基督徒遭迫害的情况,04年初在杭州遭安全机关逮捕,其后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刑三年。同案基督徒徐永海、张胜其分别被判刑2年和1年。

我第一次在双河农场坐牢时,我母亲去世了,这次坐牢时,我没有看见我的孩子长大,我爱人受了不少苦,这我知道。但是和为主殉道的弟兄姊妹比起来我们这又算不上什么

刘凤钢星期二接受本台访问时说,他在狱中一直没有认罪并坚持申诉。但曾因此受到长达七个多月的严管,直到他在狱中第一次心脏病发:“ 他们指控的罪名,我们一直不承认,包括我和那两个弟兄。05 年春节前后,我写了一个法庭纪实,让一个出狱 服刑人员邮给我爱人,后被北京国保截获 ,通知浙江监狱那边、安全局方面,他们找我谈话。从那以后看管又加紧了,把我一个人关在一个房间里,除了上厕所可以出来,不准和任何人接触。从冬天到05年9月1号,我心脏病发作。” 刘凤钢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及高血压,在狱中多次心脏病发。病情恶化,加上没有适当的治疗,刘凤钢在狱中做好了最坏打算,他给家人写了遗书:“有时候跳一下心都直哆嗦,我连自己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写了两次申请报告,需要到医院治疗,他们说给你床旁边放氧气。这期间,经常夜里憋着喘不过气,就喊。有时候洗澡的时候,晕倒,被人背到医务室。还有一次半夜发病,给用担架给我抬到医务室,也没有任何抢救,也就是给你吸点氧。冬天很冷,我蜷着腿半截褥子盖在身上到天亮。我让他们给我量血压低压都超过110,警官也不过问。我开始绝食,说需要马上治疗,我说我两次病情报告都写了,连家里的遗书也写了。第二天他们带我去省中医院看病,住院只住了两个小时,说我身份不能留在那里,只能做常规检查,开了点药,就让我回去了。”

因为不肯认罪,他的保外就医及刑期过半减刑假释的申请都被拒绝。这是刘凤钢第二次坐牢,他95年就曾因呼吁关注基督教姊妹的遭遇,被当局劳教两年。刘凤钢并不后悔自己为宗教自由作出的牺牲,但提到家庭,他泣不成声:“ 我第一次在双河农场坐牢时,我母亲去世了,这次坐牢时,我没有看见我的孩子长大,我爱人受了不少苦,这我知道。但是和为主殉道的弟兄姊妹比起来我们这又算不上什么。”

刘凤钢日内将去医院进行心脏检查,准备接受手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