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社保案暴露中国社保机制弊端

2006-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32亿社保基金被挪用一案的调查越查越深,深到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罢官,深到中国社保机制的弊端暴露无遗。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中国社保机制的“现实之困”和“过往之乱”在上海社保基金一案中得到集中的体现。对此,将自己定义为“改革反思派”,在大陆颇有争议的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从深圳通过电话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这个案子我二月份就想披露,但被上海市委,坦白讲就是被陈良宇指使关了节目。关节目本身我不想讨论,但它这个行为是很可怕的,为什么呢? 因为陈良宇的案子披露的是一个腐败的政府勾结一些腐败的商人,再加上一些腐败的学者,形成一个牢不可破的铁三角,随意操控媒体,不准媒体有知情权。由于民众没有知情权,所以他们可以在烟雾弹下为所欲为,这是很可怕的。所以我们要打破这个铁三角。”

郎咸平教授从2004年开始在上海有线电视台推出《财经郎咸平》节目。节目在今年二月底被上海市委以郎咸平普通话不标准为借口予以封杀。其实原因是郎咸平2005年前后在节目中不断提出社保基金是百姓的 “保命钱”,不能挪作他用这个敏感问题,打算追问上海社保基金等弊案才被上海市委封杀。

郎咸平教授表示彻查上海社保案,打破他眼中的上海腐败铁三角。那美国加州的中国问题专家草庵居士如何看?

“上海发生社保案,其实就体现出来中国大陆一个普遍的现象:社保基金在各地被挪用。因为社保基金在国内是没有监督的。归在劳动局的下面所属。但是这笔钱具体怎么使用?怎么操作?完全是没有规则的。而且前段时间中国股市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央明令社保基金可以进入股市,去挽救股市,这就完全开了一个口子,这种没有限制的开口子就是让你随便的可以拿去这笔钱。上海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产生的。但是上海社保基金案本身的问题不是个别,是全国普遍的,它很有代表性。同时上海社保案的爆发也跟中共政坛的变动有很大关系。经济问题只是表象,还是更深层的一个政治权力斗争的问题。”

草庵居士认为,上海社保案的表象是经济,政治权力之争才是问题的实质。这使人们不禁要问:社保基金被挪用,并不是上海一家,为什么上海社保案“一石激起千层浪”?郎咸平对此表示:

“对各地社保基金被挪用的事,它挪用的方式跟金额是不能跟上海市委相比较的。上海这个挪用金额如此庞大;做法如此嚣张;而且如此大胆确实是创下了记录。这次中央为什么能够对一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陈良宇用如此严格的办法来惩处,我想可以是一个典范。如果过去对于地方的社保基金案处理不严,我认为从现在开始可以把上海当成一个典型再来办其他地方的社保基金的问题。”

郎咸平对中国社保机制的发展前景表示乐观:

“乐观的原因就是这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精英政府、中央政府来推动,来对各地统筹监管。那么目前上海的这个案子查处力度之大、速度之快,坦白讲我个人感到特别意外,由此可以看出中央政府整治吏制的决心。”

不过,草庵居士却不像郎咸平那样乐观。草庵居士不乐观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政治不透明的“灰幕”不仅不会堵住社保腐败的“黑洞”,而且还会有其他的腐败黑幕浮出水面:

“上海爆发的是一个社保基金,但另外一个基金其实问题也是非常严重,那就是房改基金。我相信在上海社保基金之后,很快就会触发上海的房改基金,而这笔钱跟上海的房地产有关。这几个大的基金都是会影响到大陆今后的稳定问题。”

主管上海社保基金的社保局长祝均一已被曾任上海财政局副局长,有“老财政”之称的蒋卓庆接任。蒋卓庆上任伊始,引用自己的名言:“工作好不好,评价权在老百姓”.对此,郎咸平表示:

“我提倡一个法制化建设,而不是一个人的意向就说一个好的管理者把基金管好。而是好的管理者推行一个好的制度来把一个基金管好,这是我的建议,并不是老百姓说好不好,老百姓说好当然是必要的,这是不用谈的,老百姓说好之下,你也要有制度化的建设。这才是管理社保基金的一个正确的态度。我们跟美国,欧州国家的差距并不是法令的不齐全,而是执行的不到位,而这个监管必须是一个法制化的监管。目前我们在这个方面做的就不好。”

郎咸平认为社保机制的问题根本在于监管的法制化问题,草庵居室表示根子还是政治制度。不管两位学者谁说得更有道理,中国官方的数据显示,自1998年以来,中国社保系统共有大约16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被挪用;中国社会老龄化的加速和计划生育政策作用对未来的影响将使中国的社保机制不堪重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