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六四死难者举行超度 圣观法师被驱逐出寺庙

2006-08-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台星期二报导了江西宜春市化成禅寺圣观法师因不与官员同流合污,及作法式超度六四死难者被地方当局驱赶,就在同一天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正式下达驱赶圣观法师的批文,批文中不惜构陷了他同三个女人有染。星期四下午,大批公安特警赶来押着他离开寺庙。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据总部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在一份写有圣观法师与三名女居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问题的构陷材料上签字批示要圣观法师离开寺庙,离开江西,星期三,宜春市宗教事务局局长杨旭带领五六十名国安人员来到寺庙逼寺庙的主持戒全老和尚宣读这一文件批示,之后把老和尚押上警车带往南昌。

当局为了赶走圣观法师不惜构陷男女关系的罪名,本台记者星期四打电话联络到当局构陷材料上的一名女居士,她表示,她是良家妇女,被当局这样巫陷,他们三人一定要控告佛教协会会长一诚,不调查取证,随便下结论。她说: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择手段的,我们会委托我们的律师。

记者;之前派出所找你关押了十个小时也是问这个问题? 女居士;他让我写出就是这几个字,我跟圣观有邪淫之事。这几个字写完我就可以走人了,所有的事情给我保密,我该干啥干啥。

另一位当局构陷材料中提到的在深圳的女弟子表示十分愤慨,并表示,这几天,她的个人网页不运作了,可能当局正在监控她的网上运作。在她与记者谈话的其间,她接到了化成禅寺方面的来电,转告他当局正在驱赶圣观法师,而前往宜春帮助圣观法师的深圳律师黄雪涛因给来势汹汹的警察拍照而被打,女弟子说;黄雪涛他想照相给我发过来,但他的相机被砸了,手机被抢了,眼镜被打掉了。现在把圣观法师被逼到一个会议室里不知道干什么,一大帮人,然后,他们自己带了摄像机。 本台记者打电话到给黄雪涛,但他的手机转到留言信箱。

本台记者又打电话给圣观法师,他表示宗教局的官员又带着几十名公安及特警来到寺庙强行押送他离开,其间,公安全程摄像,他的旁边全是公安及宗教局的人,他们甚至不准他收拾他自己的东西。他说;叫我马上离开。

记者;去哪呀? 圣观法师:这有这么多穿警服的,穿便衣的,我不知道我下一步去哪了。 记者;现在有多少名国安及宗教局的人? 圣观法师:几十人吧,反正我们屋里坐了不少。 记者;现在就在你旁边? 圣观法师:对对,就在我旁边。也拍着录像,我估计要应付你们媒体的,谢谢有你们关注,你们的关注我会安全一点。 记者;有没有宗教局的人? 圣观法师:杨局长,有自由亚洲电台的想跟你说说话行不行?他不接。这位先生你是哪的,是公安局的?

下午五点多钟,本台记者又打电话给圣观法师,他表示正在警车里,不知公安要把他拉到哪里。

直到晚7点,本台记者再次打电话给圣观法师,他正与黄律师在一起准备前往深圳。他说准备做171到深圳。

记者;他们允许了? 圣观法师:他们必须叫我离开,我不知道路上还会发生什么情况。拍了很多给我交接,包括我出门,他们实际上大批人马押解着我,但是我出门时他们都躲到后边,给我拍一些我一个人出门的这种录像。 记者;你现在在那呢? 圣观法师:还是跟他们在一起。 记者;有多少个人与你在一起? 圣观法师:陪着我就两个,还有很多人在底下。反正没你们的关心我们就不知是什么结局了,因为我们电话被监听,跟你们联络他们都知道了,所以目前我们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

圣观法师表示还表示他一定要走法律途径追究佛教协会会长一诚的责任。 中国人权表示中国佛协会长的行为表明,中国佛协会不过是中国政府的附庸,是当局控制宗教自由的工具。中国人权敦促江西省政府立即阻止宜春地方当局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