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质疑挥之不去

2006-09-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南水北调西线工程2001年“项目建议书”草拟阶段以来的五年中,关于该工程可行性及其利弊的争论从未间断;许多人仍对工程的风险提出质疑。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ESERVOIR-200.jpg
黄河小浪底水库。法新社照片

来自南水北调办公室的消息早就传开:西线一期工程计划在2010年左右实施,各项专题调研活动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但是对西线工程的质疑甚至反对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新浪网援引《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备忘录》编辑人员的话说,“我们不反对南水北调,但是我们对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从规划内容到决策程序都有质疑。”综合各家媒体的报道,人们的质疑集中在:工程所承担的地质风险、工程负面的生态影响、工程造价计算方式,等等。当然,也有主张工程提前到2008年上马的。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 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必须进行公开的、高层次的、吸纳各派意见的可行性论证和规划论证:“‘南水北调’投资额远远超过三峡,三峡工程当初还在全国人大还有一个公开的讨论,不管这个讨论存在多少问题,不管怎么说是通过了人大。‘南水北调’却没有通过人大,‘南水北调’投资额还要庞大的多,特别是西线工程,有一大批专家提出置疑,工程有可能造成的环境方面的问题;在地质上存在的一些困难都有很多的争论。‘南水北调’这上面我只是想说一定要做全面的可行性的研究;一定要吸收不同意见的反对者来参加到项目组来进行研究。”

胡教授反对单纯根据长官意志对重大工程进行闭门造车式的可行性论证:“目前中国的工程存在的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可行性报告都是一种闭门造车式的报告,都是本单位来给自己的首长提出的工程做可行性报告。各种水电、火电、其他大型工程都是本单位的下属来做可行性报告。所以这个可行性报告没有不可行的,几乎全都是可行的。因为谁也不可能违反长官的意志。这就是中国科学决策所造成的严峻的问题。”

英国利物浦工商会英中贸易联络中心主任吴克刚博士也对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可行性论证表示关切:“中国的西边确实地质结构比较复杂。所以要进行调水它本身的工程造价就非常高。不知道理论上的可行性验证做的怎么样?就说经过西线调水是不是可行?看起来难度就要比东线和中线大的多。”

吴博士说,撇开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可行性不谈,缺水的确是制约西部大开发的关键因素,而且问题不太好解决,一些人提出的海水西引的设想也未必可行:“从气候来讲西北都是干旱区,干旱区的气候条件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善,通过水土保持;通过植树造林可以逐步改善一些局部水利平衡增加降水量;增加地下水储量,但这个过程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到,而且也不可能解决目前水的问题。一个费用高,另外一点它离海也太远。”

新浪网援引四川一位学者的话说,水利部门试图淡化西线工程负面的生态影响,水利部门的庞大队伍“形成了一个巨型的利益集团,其他人群的声音和影响力与其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