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失地农民维权代表遭殴打

2006-08-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四川自贡市红旗乡失地农民刘正有星期二因参与当地村民维权活动,拍摄村民维权抗议现场而遭黑社会人员在政府官员和警察在场的情况下严重殴打,以致驻院治疗。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ZIGONG-200.jpg
自贡农民步行在恐龙博物馆外。2004年 4月30日法新社照片

四川自贡市失地农民维权抗争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农民从地方到中央向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投书也400多件,但农民反映的问题一直没有得以解决。自由亚洲电台就事态的发展一直追踪报道。就星期二的最新事态发展,记者电话人仍在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观察室病床上躺着的刘正有。 刘正有讲述了他被殴打驻院观察的程度: “我被五六个黑社会的人不断地打我大概有十多分钟。我的头上大概有七八个大包,颈部和左边腰部和大腿软组织都被他们打伤了。”

当被问及要在医院呆几天,医生允许什么时候出院这个问题,刘正有说:: “现在还没说。现在在观察,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说没有脑震荡,没有后遗症那就要好一些,如果说发生了脑震荡那问题就严重了。警察也不管政府官员也不管,现在他们也没有出一分钱医药费。”

说到医疗费,刘正有表示迄今的花费都是自己负责: :“大概垫付了八百多。今天住院包括医药费、照片已经八百多了。现在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到医院来交涉,也没有一个警察来付医药费。”

刘正有为了记录村民维权抗争现场情况, 在星期二早晨九时左右遭到殴打。他的妻子胡女士向记者描述了她所知道的情况: :“九点过一点我家的电话响了,是在现场的村民打来的,说刘正有现在被他们打倒了。 在地上躺着看来比较严重,叫我马上过去。我问了情况出门打了个的就过去了,在马路边上刘正有躺在地上穿了一件T\x{6856}从前胸到后背,然后从肩膀的两边全部被撕烂。他躺在地上呻吟。我问他怎么样? 他说疼得不得了。我问他多少人打的?他说:“有好几个,他们要抢我的相机。”

参与殴打刘正有的五六个人说是黑社会人员,官黑勾结,有没有证据?胡女士认识殴打丈夫的其中一人: “打刘正有的人其中就有一个劳改释放回来的。这些社会上的无业人员老百姓都统统叫他们黑社会的人。我找到这个打刘正有最凶的人在当地有他的很大的势力,跟官方、跟警察的关系都特别特别好,所以说他在我们当地是一霸。”

刘正有被殴打时,现场有三四十个村民参与维权抗争,但刘正有说:黑社会人员和警察却有100多人。当问到现场的村民看到刘正有被毒打,他们是否感到愤怒?被村民称为锺大姐的一位女士对记者说: “当然气愤了。这是什么政府?没有一个人为我们群众说一句公道话,他是失地农民的维权代表,那么他有什么错呢? 他为我们伸张正义;为了为我们农民说几句公道话,就是照了几张照片吗! 就遭到这样的暴打所以我们群众很不满意。”

现在,刘正有被打,维权抗争再次被镇压。村民们是否就此忍气吞声,不再抗争? :“当然不会罢休,他们这么凶我们群众看到这个场面,有的群众也吓着了。当时把七十多岁的老年人周数琼抱下来丢一丈多远。我们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年纪这么大的老年人?他说:“谁来阻拦我们就打谁。” 他们是受政府的支持根本不管我们群众的死活。他们把我们的土地买了180多万。多少给我们一点补偿吧。他们只是说:‘给你3万就三万,给你五万就五万’根本就没有商谈的余地。”

四川自贡市的农民失地问题开始于1993年。当地政府圈占农民菜地1500多亩,只给每人8000元人民币的安置费和每月几十元的生活费。据刘正有介绍,占地的目的是要建高新技术开发区,涉及到三万失地农民,在政府的威逼利诱下,目前还有几千人仍然坚持维权抗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