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石村罢官不成揭露民主空话


2005.10.19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太石村村民继续受到极大压力,事件中的法律诉讼难以找人证。 村民罢官受到打压,使官方所说的基层民主成了空话。以下是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番禺太石村村民罢官事件胎死腹中之后,村民依然在当局监控及威胁下。除了村委会聘请的保安队,有消息指近日镇警察带领20?30名防暴警察进驻太石村。村民普遍不敢与外界联络。

受到威胁的不只是太石村民,而且包括帮助他们的维权者及家人。其中湖北枝江人大代表吕邦列多次于太石村被拘留甚至被殴打,他打算起诉广州番禺区政府。本台星期三就此访问了吕邦列, 他说: “就算法律不允许告政府,他也一定会告非法禁锢他的番禺公安局” 至于被打一事是否控告凶手,他表示首要考虑村民的安全: “要他们出来指证凶手,可能会为他们带来麻烦,基于村民安全的考虑,可能不告。如有人主动站出来的话还是可以考虑的。”

为村民罢官做法律顾问的郭飞雄为此被当地政府拘捕,家人也受到威胁,郭的代表律师的高智晟告诉记者:“他们不停地跟踪恐吓郭飞雄妻子。想令她不要接受访问,不要与外界联系。这种做法完全是心虚。” 至今狱内的郭飞雄状况如何,是否还在绝食, 仍是个谜。不单家人无法探望,连律师也由于侦查期间,不获允见面。高律师批评道:“侦查期其实就是以被告为人质,进行黑箱作业的侦查。得出来的东西谁也不能改了。” 他认为在官方现在的做法下太石村的维权行动已经很难有作为。“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去对抗人民民主诉求。里面既有掩盖当地官员犯罪证据的企图,又有他们对人民要求民主的一贯恐惧,一贯的野蛮。”

太石村民主维权事件饱受打压,然而在北京星期三发表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中还是大篇幅的强调城乡基层民主。 基层维权者吕邦列批评官方所说的基层民主不过一纸空文。“一是没有司法救济的法律条文,二是没有结社的自由,有强暴手段干预选举时,没有能力对抗。 ” 他认为在这种不健全的法律体制下,维护基层民主只能靠农民民主意识的觉醒, 在这方面,太石村民罢官的事件虽暂告失败,但长远来说有积极意义。“两年后再选举时,他们会明白自己的权利,认真选择能代表自己的村官。”

以上是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