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石村罷官不成揭露民主空話


2005.10.19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太石村村民繼續受到極大壓力,事件中的法律訴訟難以找人證。 村民罷官受到打壓,使官方所說的基層民主成了空話。以下是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番禺太石村村民罷官事件胎死腹中之後,村民依然在當局監控及威脅下。除了村委會聘請的保安隊,有消息指近日鎮警察帶領20?30名防暴警察進駐太石村。村民普遍不敢與外界聯絡。

受到威脅的不只是太石村民,而且包括幫助他們的維權者及家人。其中湖北枝江人大代表呂邦列多次於太石村被拘留甚至被毆打,他打算起訴廣州番禺區政府。本臺星期三就此訪問了呂邦列, 他說: “就算法律不允許告政府,他也一定會告非法禁錮他的番禺公安局” 至於被打一事是否控告兇手,他表示首要考慮村民的安全: “要他們出來指證兇手,可能會爲他們帶來麻煩,基於村民安全的考慮,可能不告。如有人主動站出來的話還是可以考慮的。”

爲村民罷官做法律顧問的郭飛雄爲此被當地政府拘捕,家人也受到威脅,郭的代表律師的高智晟告訴記者:“他們不停地跟蹤恐嚇郭飛雄妻子。想令她不要接受訪問,不要與外界聯繫。這種做法完全是心虛。” 至今獄內的郭飛雄狀況如何,是否還在絕食, 仍是個謎。不單家人無法探望,連律師也由於偵查期間,不獲允見面。高律師批評道:“偵查期其實就是以被告爲人質,進行黑箱作業的偵查。得出來的東西誰也不能改了。” 他認爲在官方現在的做法下太石村的維權行動已經很難有作爲。“動用了整個國家機器去對抗人民民主訴求。裏面既有掩蓋當地官員犯罪證據的企圖,又有他們對人民要求民主的一貫恐懼,一貫的野蠻。”

太石村民主維權事件飽受打壓,然而在北京星期三發表的「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中還是大篇幅的強調城鄉基層民主。 基層維權者呂邦列批評官方所說的基層民主不過一紙空文。“一是沒有司法救濟的法律條文,二是沒有結社的自由,有強暴手段干預選舉時,沒有能力對抗。 ” 他認爲在這種不健全的法律體制下,維護基層民主只能靠農民民主意識的覺醒, 在這方面,太石村民罷官的事件雖暫告失敗,但長遠來說有積極意義。“兩年後再選舉時,他們會明白自己的權利,認真選擇能代表自己的村官。”

以上是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