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夫人带薪当“专职太太”引发争议

2006-09-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山东的一家公司为了创建“和谐企业”,让公司的干部和技术骨干的妻子离职留薪回家当“专职太太”,保障她们丈夫的生活起居。这一消息传出后,在社会引起争议。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据中国妇女报日前报道,山东嵘兴工贸有限公司为“创建和谐企业”,而让36名领导和技术骨干的夫人离岗留薪,回家打理家务,一门心思地“保障” 丈夫们的生活和休息。该企业称,这样做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促使干部工作不再受家庭事务拖累”。但此举被媒体披露后,还是引起人们的广泛争议。本台记者就此随意采访了上海市民周小姐,周小姐说,山东人也许大男子主义严重,在上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山东人的领导大概自己也有点大男子主义,那边有那样的风俗。但我们这里不会有这样的事情,而且上海的公司都很抠,回去了就是回去了没有人给你发工资的。” 记者: “那你觉的让这些夫人回去当全职太太是不是对她们劳动权益的一种侵犯呢?” “那看她们自己怎么想的,她们自己同意的所以不算侵犯。如果她们想工作那就可以去告,就说侵犯了我的劳动权益,但也有些是想工作、想当女强人的。”

记者又打电话给山东的一位男士,他表示: “现在不是男女平等了吗?现在是女的当家了。” 记者: “女的当家作主那男的呢?” “男的在外面挣钱,我太太就喜欢在家不愿意在外面干,现在不是男女平等了吗?” 记者: “有人说山东男子大男子主义比较厉害您作为男士觉的呢?” “不一定,现在不是都平等了吗?哪里都一样不管那个省都是有的。”

另外一位山东小姐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山东这家公司的领导在作出这样的决定前,一定是先征求了太太们的意见的: “我觉的领导做这种决定肯定也是争取了许多人的意见不会平白无故的下这么个决定,因为那样别人也不会心服。我觉得每个企业有自己的创业理念,或许这里的领导觉得只要妻子在家里,只要后院不起火,那男人就会在单位安心,就会很踏实给企业创造很多的财富。我觉的这种事情最好不要以一种个人的观点去评价一些东西,应该以当事人的观点去评价,如果你不是当事人你说的一些话可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应该怎么样了,但对于当事人来讲他觉得就这样挺好。”

在中国妇女报披露这家公司的作法后,许多网站和报刊纷纷转载。中国国内一些法学界人士说,山东嵘兴公司的这一规定,明显侵犯了妇女的劳动权利,是一项对女性不公平的政策,是“妇女回家论”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中国妇女报高级编辑宋美娅女士评论说,这种做法不仅侵犯了妇女的劳动权利,更是侵犯了妇女的发展权益: “它不仅仅是一个侵犯妇女的劳动权益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它也说到回家之后照样发给她工资,也照旧付她的劳动报酬,好像是说我不让你在这八小时你还照样可以得到报酬似乎还是保护了她们这种有关的权益,但是我觉得它侵犯的是妇女发展的权利、侵犯的是妇女在发展自己、在社会当中发挥妇女聪明才智的权利,而且她们仍然是把妇女定位在你就是一个家庭妇女,你就应该服务丈夫,把丈夫服务好了你就是对社会对和谐社会做贡献了。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思想观念是他们一个根本的一个东西。”

宋美娅女士说,山东嵘兴这家公司的做法,还是只把妇女当作男人的配偶、而不是首先把她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虞平表示,让领导们的家属回家作全职太太,如果事先没有征得她们本人同意,就是剥夺了她们的劳动权利: “社会动用资源对妇女工作的安排是一种违背她们意志做的一种引导诱导,或者利用资源进行这样一种条配的话实际上也是不符合所谓我们讲的男女平等这样的一个基本要求的。妇女究竟在就业和家庭之间做怎样的选择?那很大程度上完全是她个人的自由,社会可能有一些顾虑比如说夫妻双方都在工作对家庭的责任有一些地方没有得到照顾的话,那么这并不只是妇女的责任,为什么不让这些丈夫们回去承担家庭的责任呢? 所以这30几个领导的家属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回到家里、回到厨房里的话那完全是对她们的一种歧视。”

而换句话说,如果这些太太是自愿回家,那么公司也不应当给她们发薪金,因为她们并没有为企业直接作出贡献。虞平同时还指出,让领导干部的家属离岗留薪,实际上可以说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腐败: “领导的家属有权这样那为什么普通职工的家属没有这样的权利? 如果说它利用国家的资源或者利用公司的职权只是给一部分的职工一个福利,这个福利就是拿着薪水不来上班,那这样的话谁决定这些人有这样的权利? 所以我觉得现在国内有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比如象这样的让领导安心工作,其他职工就没有这个福利他们就能安心工作吗? 这很显然造成了一个歧视性的待遇。如果是一个国有企业它就是滥用职权侵害占国家财产;如果是一个私人的公司、是一公共的公司、如果是上市的公司没有经过股东的同意管理层这样做也是滥用职权;如果说是私人公司老板有这个权利那另当别论,但这也不值得提倡,因为社会动用资源对妇女在社会中间承担的这个角色进行歧视性的分工的话那这正是这么多年我们反对的造成男女不平等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虞平最后表示,无论是何种性质的公司、企业或单位,作出这样的决定要考虑社会效果,不能乍看上去冠冕堂皇,仔细一追究就漏洞百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