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云浮两千亩桉树半夜被砍 为面子为乌纱的政府行为?


2007.08.23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七月底以来,分别有四个镇共两千亩私人承包的桉树林遭人在半夜砍伐。种植者称这是政府行为,他们已开始了集体上访。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0823-treechoping-150.jpg
图片:被砍林的桉树种植户拍摄提供给本台发表

云浮市新兴县种植户麦先生家八月头的一个半夜被砍了三百亩超过两万棵桉树幼苗,损失数十万,然而砍林者目标却并不在木材。夫妇告诉记者:“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四点多被砍。(砍了以后树被运走了么?)全部倒在山顶上,没有运走。(他不偷树的话砍树干嘛?)就是政府行为嘛!(你们有证据么?)村民反映,各方面的,绝对是政府,私人不会的。(那么现在有赔偿么?)没有呀!(你们损失多少钱呀?)三十多万啊!”

新兴县另一个镇车岗镇种植户霍先生的400多亩3万多棵桉树七月底半夜被毁,霍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当场被抓获的毁林者供称受当地林业部门和镇政府指使,而林业公安分局已经立案调查了一个多月,至今未有结果:“毁林属于刑事案件,他们说已经立案全力调查。很多人包括村民和我们都看到是政府派人去砍的,镇委书记的车在山下停着还有他的车牌我们都拍下来了。把线索提供给他,但林业公安分局说到现在没有证据显示是政府干的。”

地方政府为何要偷砍桉树林呢?据了解,源于市领导在去年两会期间对记者说的一句话:云浮市缺水,不合适种桉树,令整个云浮市成为整个广东省唯一一个不鼓励种桉树的地区,即使相邻的肇庆市正大力推广种植桉树。经过南方都市报等媒体的报道和质疑,云浮市最终不顾各方意见继续执行这一政策。种植户说:“ 当时南方都市报、广州电视台、新快报、信息时报都报道了,但对他们也没阻力。后来去年八月因为媒体报道太多了,省林业厅就出台文件说广东省是鼓励支持种桉树的,但是云浮市也不管林业局的意见,就暗地里来,也不敢公开要桉树种植户改种。他们这个出发点可能就因为当时一句话,云浮缺水,地质条件不适宜种桉树。当时全省都报道了,他可能不好下台还是怎么样。”

云浮日报今年八月初报道新兴市相邻的的郁南县八月八号开会公布一律不准种植桉树规定,凡是连片种植面积100亩以上的,林业站长就地免职;凡是累计种植面积500亩以上的,镇委书记和分管林业的领导就地免职;凡是连片种植面积500亩或累计种植1000亩以上桉树的,县的林业局长就地免职。

新兴县的种植户认为他们的树林被偷偷砍伐可能也与官员受市里压力有关。记者致电新兴县林业局的石副局长想询问种桉树的相关政策,他拒绝回应:“我没空啊!好了再见。”

霍先生告诉记者在他之后,该县又先后发生了六起桉树林被砍事件,其中损失最多的是大江镇种植户,八百亩林一夜被砍。

记者致电大江镇党委蔡书记,他称桉树被砍是种植者和出租山坡的村民间的矛盾:“肯定不是政府做的,这跟政府没有关系,是村民和老板之间的矛盾,人家群众包山的时候合同注明不准他种桉树,老板就硬是种下去,那些村民结果就有意见了。(就是说是村民砍的?)这个具体情况还是在调查中。(有嫌犯被抓么?)具体我还不太清楚,这个是林业部门的事情。 ”

据了解桉树林租用的多是山坡荒地,并没有与农作物争肥的情况,而且有租金收益的农民为什么要半夜偷偷地去砍林呢?几个镇同期发生这种事件难道是巧合?

种植短期成材的桉树对环境水土的是否有不良影响的确是存在争议的问题。然而科学论证、收集意见、替代树种、赔偿方案,当地政府至今没有拿出一样。新兴县种植户对官方这种行政方式非常不满,他们已经开始了联名上访,霍先生说:“ 他根本没告诉我们也没通知我们,就直接上去偷砍了,他如果政府是合法行动,应该发个通知函给我们,叫我们整改还是怎么样,他都没有。我们现在已经上访了几个部门了,省政府、人大、林业厅都上访了,再没有效果我们准备去中央上访。签名的种植户有近三十户了,都是新兴县的,现在砍了七家了,估计还会再砍下去,他们也很担心,所以现在也跟我们联合起来,一起去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