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派“下的中国


2006-12-20
Share

中国共产党今年以来地方四级党委换届中,全国31个省市区中至少18个省市区的第一把手或第二把手职位将由出自共青团的官员陆续担任。在“团派”官员主控下的中国能否推行政改,推行民主?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胡锦涛。法新社照片

从胡锦涛主政中国迄今,以他为首的中国所谓“团派”人员出掌中国地方,乃至中央大权的形势已经明朗。那么,中国官场中的什么人才能被贴上“团派”的标签?美国汉密尔顿学院研究中国领导人的学者李成教授这样定义:

“我的定义就是80年代,82年到85年之间,在中央或者省部一级的团的书记和副书记,包括当时团中央的委员。因为是胡锦涛主管团中央的时期,所以这是他们的渊源。现在有人把90年代的人也列为‘团派’,从总体来讲可以这样说。但是就和胡锦涛的渊源来讲,我是把这个时期作为定义的。”

从1982年9月成为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开始, 到1985年从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职位上离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共青团内担任领导工作三年的时间。胡锦涛担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期间的22位团中央委员,迄今有21位成为副省级以上官员。团派中两颗耀眼的明星人物当属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和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

中国在团派官员的领导下,能否推动民主,推动政改?李成教授早在一年多前就指出:总的趋势是往更开放的方向发展,团派领导推行的民主是中国特色的民主:

“首先我要讲,他们的民主并不是所谓西方的民主。但是也包含了一些政治上的平衡或者互相的制裁,也包括继续强调法律建设。但是一党的领导暂时是不会变的。如果说会不会真的走向民主?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必须要有过程,但是他们所谓的民主改革或者政治改革还是会进行的。原因有很多方面:本身是中国政治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他们不改,社会和民众也会希望他们改。这种呼声以后会越来越大。举个例子,最近的维权律师的活动尽管会被封杀、有的人会被抓起来,还是有很多律师还会继续进行,并没有改变,而且中国的中产阶级也正在增长。”

然而,旅居丹麦的中国异议人士,《特权论》一书的作者陈泱潮先生表示,团派领导即使推动政改,推动民主也是在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越来越多的问题和矛盾驱使下被动进行:

“你看现在反对军队国家化;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甚至于最近抛出的调查报告就是政府干部绝大多数是反对或对政治改革没有热情的。不可能指望他们很快走向民主化改革,可能拖几年他们会搞个党内民主、差额选举等等。这样非常缓慢地往前走。但是走的幅度是很有限的。绝对不能寄予大的希望。”

有人称,中国的团派官员是“青红帮”,因为他们学历高,年龄轻,腐败少。这样,团派官员相比更可能推行政改和民主;与此同时,也有人嬉称,团派干部是“三门干部”,因为他们大都出了家门,进入校门,出了校门又走进机关的大门。中共明年召开十七大党代表大会,已成为中国政治主流的团派官员,在2012年的十八大党代表大会上可能全面接班,成为继胡温之后的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听众是否认为这些团派干部能够 将来成为“四门干部”,将中国引领进入“民主之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