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田赔款被私吞 失地农民诉无门

2006-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安徽省霍邱县在北京上访的村民代表被截访人员连哄带骗送回老家,他们所反映的十几年来土地被淹被卖,村干部贪污的问题仍无法得到解决。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安徽省霍邱县城西湖乡陈咀村的两位中年妇女穆士树和胡国芳近日被霍邱县截访人员遣返回安徽,称他们去北京上访是违法的行为。穆士树说:“他叫我们不要再干犯法的事(指上访)我说我们‘犯法’都几年了。”

霍邱县城西湖乡陈咀村陈一陈二生产队200多户农家600多人,从91年水灾后开始,失去了大半土地,其中一部分是在政府整治淮河退建堤坝时淹了的,而政府的每人1100元补偿款一直没有到农民手中。村民指这笔钱被村支部书记陈广义私吞了,另外,他在93年又将另一部分土地私卖了。村民也没有分到卖地款。原本以种庄稼为生的村庄每口只剩下几分地,无法维生,年轻人只有外出打工,村民杨汉才说:“我们现在是十几岁的孩子都出去打工了,不出去他没有饭吃怎么办。到县政府到县政府到信访局到合肥到六安,到检察院,现在没有得到处理。”

这次已是穆士树和胡国芳第二次代表村民去北京上访,十多年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钱却一早已经用光了,二人在上访村附近的简陋棚子里住下, 直到被强送回家:“我们两个外面睡了13天,冻感冒了,发高烧。他给我们打了半路的火车票赶了回来,我们从阜阳摸回来的。没有车钱,也没给一分钱买吃的。”

为了确保他们回乡,截访人员表示打了电话给地方有关部门帮他们解决问题,于是,她们星期一怀着一丝希望又去了县信访局,官员出尔反尔。胡国芳的丈夫杨汉才说:“北京驻点人的打电话给王局长说你要给他处理,王局长说好,你叫他们回来吧,我给他们处理。星期一去他不给处理。说北京驻点的是他的手下。”

北京光明日报数月前刊登了一片表扬霍邱县近两年信访工作的报道,称:霍邱县委、政府面对全县信访总量居高不下的严峻形势,确立了“强化基础、标本兼治、综合治理”的信访工作新思路,从根本上扭转了信访工作的被动局面,为经济社会和谐提速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

这与当地村民向记者反映的情况是,政府不为他们解决问题,反而欺骗恐吓并用,将上访者当成问题去处理和压制。

穆士树说:“乡里说你们不是会告么,去北京告去,两个人死在北京给照相了,全国轰动,马上就给你解决。我两姐妹一气之下就去了。乡里对大队说谁凑钱给我们,就劳改谁10年,没人敢凑,我们偷偷借高利贷去的。上访三年用了两万多。”

村民希望能有记者去当地报道,也曾多次联络安徽的媒体,但记者在霍邱县就被政府拦截了,杨汉才说:“合肥记者来了,在霍邱县问那里城西湖乡,县政府问他干啥,他说起我们上访,政府就说这事县里会解决你们不用去了。”

而被村民指控的村支书陈广义,却升迁到乡里任职,并不断威胁上访的村民,穆士树说:“说上访要带我们管我们,我孩子都要遭报复,都要死。我们太苦了,陈广义说的他有的是钱有的是人,这次告状他拿着两万块钱,告诉我老汉钱去城里送钱“买路”他说乡里县里六安都给买通了,你们去北京上海联合国都告不赢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