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租代征”: 侵占农民土地权益的新方式

2006-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各地侵占农民集体耕地的行为越来越多地表现为“以租代征”。学术界人士指出,土地私有化是保护农民土地权益、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IGHTS-LAND-200.jpg
广东菜农在整理菜地,2006年1月18日法新社照片

中国有句老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能不佩服中国地方上一些单位神通之广大吗?对他们来说,不管法律条文多么明晰,偷梁换柱的把戏总是可以做的。你不是不让违规征地吗?那我就不“征”,我来“租”。新华社说,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就是用这个“以租代征”的手法绕过征地审批手续,将大量耕地用来建“工业城”和“商贸城”的。

一向关心中国土地问题的美国三一学院学者文贯中表示,他了解对农民集体耕地“以租代征”的做法:

“很多人想出来的就是钻空子,征用土地的时候有国家出面。但是中央没有说到农村去只是租一块地应该怎么样?因为没有任何宪法限制,法律也没有限制。所以现在各地纷纷到农村说我们不征用你的地,只是租你的地,可不可以?”

文教授说,农民的土地权益固然要加以保护,但是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大潮、中国农村土地向城市用地和工业用地的转化是不可阻挡的:

“从经济发展的规律来说,中国现在进入了一个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时期,大量的农地自然会转化成城市用地和工业用地,这是历史挡不住的。这个转化过程当中利益是极其巨大的。一亩地一个农民都养不起,因为一亩地的收入也就几百块钱,如果一个农民靠一亩地来生活的话,他以后日子是不好过的。但一亩地转化成一幢楼房就能养活几十个人到几百个人,变成一个工厂它的产值可能是几十万到几百万,所以从经济规律来说,这些土地转化成工业用地或城市用地其实对中国来说无论从产值所能养活的人或者是他居民所占的耕地面积都会缩小,你想一个村子就变成一个楼的话,村里宅基地就会缩小很多,可以让出很多耕地来,所以这里边利益是非常清楚的。”

文教授最近撰文阐述“解决三农问题不能回避农地私有化”的观点在学界引起强烈反响。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再次表达了这一观点。他说,土地私有化是保护农民土地权益、实行依法治国、避免群体性抗议事件的根本出路:

“在私有制之下这块土地他愿不愿卖出来是一个个人行为,没有任何人有什么理由可以把土地拿走,那么现在因为土地集体所有,主要跟村长、村党支部书记或是镇上的头面人物、镇长、书记谈妥以后就可以拿到或租到土地。如果中国要走上依法治国的道路,私有制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在私有制制度之下有法律可以遵循。我的建议就是实行私有化,每个土地都分给农民,按照世界上最严格的保护耕地的制度实际上是害了农民。现在应该是第一,土地私有化;之后农民有全权决定自己土地买卖的价格,在买卖当中得到充分的补偿。而且由这个过程使农民分享城市的繁荣。因为在私有制之下,农民得到的补偿要远远比现在的高得多,这才是保护农民的利益,农民的长远利益,因为农民的长远利益是中国加速城市化和工业化,使农村人口能够顺利融入到工业化和城市化当中去,这是一个根本的利益。中国制定出土地私有化的情况下,即保护了农民现在的利益又保护了农民的根本利益。”

美国罗彻斯特理工大学教授朱永德表示,他希望中国大陆研究台湾实行“耕者有其田”政策的经验: “你问的这个私有化我赞不赞成的问题,我现在举个例子:台湾的‘耕者有其田’,‘耕者有其田’也是一个私有化的过渡了,但是怎么有其田呢?政府把地主的地统统买过来再分给老百姓,但分给老百姓他也不是白拿,你所耕的那块地是你的但是你要交租,要交多少租?这就等于你在美国买房子每月要交抵押贷款一样,它用的就是这个方法。我相信厦门大学等对台湾的‘耕者有其田’是有研究的、是很明白的,研究清楚以后,在大陆不一定是所有的地方一起实行,可以分区实行推广。”

中国官方媒体说,新增建设用地中非法用地的比例接近60%,在个别地方甚至高达90%。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