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为六四18周年发三点呼吁 网聚体现青年学子关注民运

2007-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于六四18周年前夕从美国洛杉矶发出三点呼吁. 首先, 他期望外界扩大关注当年因声援学生, 被中国当局视为「暴徒」而定罪, 目前仍关在监狱的北京市民. 此外, 王丹也从参与「六四网聚」最年轻的网民, 是年仅16岁的中学生, 体现中国年轻世代对六四的关注程度,. 下面是萧融, 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王丹发出三点公开呼吁, 首先关注现在还在监狱里, 六四「无名英雄」的处境. 王丹: 那些还被关在北京第二监狱所谓的「暴徒」, 确切知道名字至少有十几个人, 都是当年参与阻挡军车的市民, 他们被判成反革命暴徒, 基本上都是无期徒刑. 因为他们不具备知名度, 受国际关注较少, 但实际上, 他们在六四受害者当中, 受害程度是最深的, 如果外界逐渐淡忘他们, 对他们也是不公正的. 我很欣慰看到美国国务院已发出声明, 特别关注对这些人, 我想, 这样的关注愈大, 对他们能被早日释放的帮助也就愈大.

纪念六四18周年, 王丹也再度提到流亡海外长者的回国权, 并提前规画六四20周年将有跨国性的纪念活动.

王丹: 按中国人传统, 20周年是比较大的纪念日. 2009年也是中国北京奥运会之后第一年, 奥运会之后将是中国未来发展非常关键的年份, 在奥运会之前以全国财力强行拼凑的经济繁荣, 恐怕很难延续到2008年之后, 到那时候, 当局是继续抗拒政治改革? 还是藉政治改革延缓经济崩溃的可能性? 我觉得那将是很关键的时刻. 六四20周年正好跟这个关键时刻结合在一起, 所以, 我觉得更具意义. 如何在关键时刻发挥反对运动的影响力? 这是我们要提早思考的问题. 我个人希望20周年有个全球性、统一的纪念活动, 唯有把各地的纪念活动统一起来, 才能有较大声势.

通过互联网搭起的交流平台, 王丹也从网聚活动上, 实时且大量发现中国年轻世代对六四的认识程度.

王丹: (北京6月3日上午11时起)短短几小时就有上万点击量, 到目前为止(北京6月4日)已有将近一千封回帖. 多位多年不见的老友, 包括陈子明、江棋生、浦志强等人都参加网聚, 六四18年后, 我们通过虚空间团聚在一起, 是相当弥足珍贵的机会. 这也突显出通过网络让民主运动找到新的平台, 网聚当天的阅读量应该是 < 自由中国论坛>有史以来最高的. 参加网聚者年纪最小的仅16岁, 是个中学生, 网聚中出现的年轻人包括参加泛蓝联盟的年轻人, 比我们当年都还成熟, 这一点让我非常惊讶! 我的感受是1990年代以来, 中国当局对信息垄断、洗脑, 以及藉经济发展转移对政治的热情都属空前, 可是, 在这种情况下, 还有相当多的轻人, 包括16岁的孩子还能以很成熟的态度来思考中国问题, 而且, 依我看他们的立场非常正确, 这已证明民主理念不是用极权就可以压制下去.

王丹反思八九当年, 以「学生有错、政府有罪」做为本次网聚的总结.

王丹: 六四出现后来悲剧性结果, 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历史趋势的问题, 当时的历史条件并没有成熟到那个地步, 群众运动很难取得成功. 在法律层次方面, 我们当然要追究政府屠杀的罪恶, 包括我们已经不说六四「平反」, 我们改说「翻案」, 对六四翻案、追究屠杀责任是另一层次的问题, 毫无疑问, 政府显然有罪. 谴责对方之后, 我们也要反思当初的运动有哪些操作不当的地方, 主要是为了以后的民主运动可以更顺利发展. 我做为当年年轻学生运动组织者, 有很多地方需要反省, 如: 诉诸绝食的时机选择, 现在来看是有问题的, 从这角度讲, 我承认学生运动的组织策略上存在误判, 但这完全是我们内部反省的层次, 与在世人面前追究当局屠杀责任完全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 洛杉矶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