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启恒院士倡导网络有限实名制

2006-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女士最近说,“不少网站赞成实行有限实名制”;如果实行有限实名制,开博的人就会爱惜自己的名誉,提高博客质量。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press-freedom-200.jpg
记者们在两会期间浏览网上消息.2006年3月9日法新社照片

胡启恒院士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作上述表示的。她解释说,所谓有限实名制,就是指网民在前台使用网名,后台使用实名,这是适合中国国情的网络管理方式。她说,网络有限实名制有利于“锻造负责任的大国网民”,而“如果不实行有限实名制,在网站上开博客的人就不重视质量,胡来,没有责任心”。

评论家刘晓竹博士说,从当前中国的言论自由状况来看,实行有限实名制不利于开放言路:

“如果说言论彻底自由了的话,实名制没关系,因为宪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有什么样的意见都不会因言治罪。真正是畅所欲言、言者无罪,这是好的,但是如果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话,实名制的意思就是打击不同证件者;打击不同意见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要实名不如是无名。这个制度控制言论自由,无名制还能有一点发挥的空间。也就是说讲的话本来是没有罪的,本来是不应该治罪的,但是这个烂制度就是要治罪,所以说让它找不找,查不到,反而是有利的。”

这位评论家说,对网络的封锁不是不能突破的,实名制难以真正实行:

“当然它想实名制,但它能实名得了吗?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技术、有各种各样的代理服务器、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来突破所谓的实名制,因为网络的技术现在还在发展过程中,老百姓还有中外的有识之士用各种方法突破它的网络封锁,根本问题就是老百姓的基本权利,就是能说话的基本权利,因为不能说话,不争取说话就不是一个人了!”

美国亚太法律研究所负责人孙远钊博士也表示,实行网络实名制在技术上和管理上都有一定难度。他说,当局要相信广大网民的责任心和判断力:

“这个所谓实名制,我很怀疑它能做到什么程度。你能不能管得了?管得了那么多?它可以从技术上来追踪,比如说哪个人哪天做了什么。但是这些人就说你这样,我就根本不在中国设站,我到南太平洋的某个岛上开个网站,你拿我没办法。实际上,在管理上、在技术上也许可以做到某个程度,但是是不是能真的做到全面性的管制?那还是有争议的。它的确是想扫除一些低级的、庸俗的、不好的说法,但是我们武宁去尊重市场的力量,要尊重这些使用者对自己知识的判断。你能不能用一种方式去淘汰它,还是今天要强制性地说这不准、那不准,那么,你要怎样定标准。这始终会有很大问题。我个人认为你是政府,可以找任何理由来管理,但是能管到什么程度?是不是真的能管得了?这才是真正实际上的大问题。”

这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对网络服务提供商实行实名制看来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说你要用这个来规范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的话是可以做得到的。实际上西方也是用类似的方式来做这样的事情,但主要目的是对付网民抢注的问题,或者是网络侵权责任的问题。从管理的角度来切入,来看看能不能找出你是用假名还是用真名登记,如果是用假名登记的话,它就推定你有问题,不然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登记,但是这个重点是对付所谓提供网络服务的这些业者。不是要对付所有在网络上发表意见的个体户网民。所以这里面我们首先要做一个比较精致的切割,就是说你要对付的是谁?是要让每一个人讲真话用真名?还是要对付这些提供网络服务的人,提供网络服务的人是从商业目的考虑的话是可以接受的。”

孙远钊说,只有向人民提供表达意见的机会和管道,才能有效地维持社会的稳定: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传统的意识形态问题,就是要是有任何的蛛丝马迹,那你就认为是反对我,要造反。我相信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不是为了要推翻政府,而是要澄清、要表达,要给他一个管道、一个渠道,让他们把怨气发出来。你如果对这方面对它有一个回应的话,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如果今天不给他任何发表意见的机会,反而是一个大焖锅,下面的火越烧越旺,上面的盖子却越盖越紧,这迟早是要出大问题的。”

博讯网上有人撰文说,胡启恒院士本人曾因遭受不公正的打压而博得同情,如今却要提倡网络有限实名制,这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