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賓維權農民代表刑滿 政府不許回老家


2006-07-18
Share

四川宜賓農民代表劉北星帶領農民維護水電站產權被判刑三年,星期一刑滿,兩萬農民準備載歌載舞迎接他歸故里。政府爲阻止聚會如臨大敵,不許他回老家,還出動七百警力步操震懾羣衆。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四川宜賓的大塔場鎮農民從一九六六年起自籌資金修建水電站,十一個村兩萬多人花了十六年時間開山闢地,以一條人命,十多人傷殘的代價修成裝機容量一千二百六十千瓦的大塔灘水電站。一九九四年,宜賓縣政府、水電局單方面提出補償六十七點二八萬元,再加上優先供電、每度電一毛六分一的條件收購產權,大部分農民認爲條件苛刻不同意,但少數幾位幹部權錢交易擅自簽約。簽約後,從未按約行事。補償款至今不到位,電費不減反增,最高峯時三塊九毛一度。農民們上京反映情況不給解決,領頭的兩位代表徐元正和劉北星更在二零零三年分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和三年。

【六四天網】披露,本星期一是劉北星刑滿獲釋的日子,大塔鎮兩萬農民準備聚集迎接他榮歸故里。但是當局不希望他不要回去,還出動七百警力震懾羣衆。而另外兩名農民領袖梁真奎、羅道福已經被帶走。本臺星期二首先致電宜賓公安局瞭解情況:記者:他們當地有一個農民劉北星今天放回來,聽說你們做他工作不要回家?警員:不知道。記者:昨天有幾車武警開到當地去這是爲什麼呀?警員:不知道。

劉北星星期二被他兒子的工作單位六七三廠的領導和政府官員直接接到了宜賓市區的兒子家裏。他星期二對本臺表示:在十三號,宜賓縣公安局有一個局長、一個主任來找我座談,說大塔鄉親聲勢浩大來迎接你出獄回家,這樣子不妥當,沒有通過我們的允許,你們這種行爲是不合法的。我當天一考慮到今天逢趕場(集)有幾千人,又是一條公路必然要堵了它,我又害怕有些壞分子搞事,警方一打擊就糟了,就聽了公安局的安排。

據悉,農民們的歡迎聲勢浩大,估計有兩千人左右,預備扭秧歌、舉橫幅、放鞭炮來歡迎他們的精神領袖。不過,一位代表星期二告訴本臺,大批武警在大塔鎮荷槍實彈地操練震懾人心,歡迎會流產,不少代表逃亡:

“武警和防暴隊,派出所的警察,有兩百是預備的,五百是正規的,昨天就來了,象行軍那樣的走,一二一地喊着走,向老百姓示威似的。老百姓就害怕了。現在我們全大隊都戒嚴起來,我們都逃到外鄉來了,現在就是要捉我們,捉我們這些代表,已經有代表被抓起來了,一個叫羅道福,然後有一個叫徐正仁,徐元正的兄弟被縣檢察院傳喚。”

劉北星坐牢三年,患中耳炎得不到及時治療、患胃病飲食不調,身體幾乎被整垮。但對於他來說,妻死子亡是無法 補的傷痛:

“老伴(去年)九月十三來見見我,她說,這個家,糧食也喫完了、錢也沒有了。我說,沒有錢,克苦一點嘛,沒有糧,借一些嘛。所以說,今年一月份,她就氣死了。”

不過,這位七十三歲的老人對於領導維權並不後悔:

“沒有啥後悔的,革命嘛,爲了人民的利益嘛。”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