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土地维权不同对待 质疑官方肃贪乃对策


2006-12-21
Share

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三个村庄村民都因土地被私卖,正在进行维权活动。然而由于规模不同,三地近期收到不一样的待遇。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本台曾报道的顺德陈村镇赤花村维权村民被城管殴打,引发数百村民通宵聚集抗议事件后,星期二,当局派出城管和警察再度进村,拆除村民连夜重新修建的用来看守工地阻止开工的竹棚,并把村民扣留的一架政府农业宣传车,连同睡在上面前一天被城管打伤的妇女何娣一同拉走。

当时在现场的一位姓周的妇女当天对本台说:“政府不愿签字承认责任,我们就和伤者一起通宵在那里,伤者在政府宣传车上,我们不让他开走,放了轮胎的气。第二天几百警察和城管来驱散我们。村民不服气就拿着锄头等农具壮着声势跟他理论起来。但是我们只有几十人,他们人多欺负人少,围攻我们,最后强行用吊车吊走了宣传车,连里面的伤者也吊走了。”

一百多警察和城管走后,村民又把小竹棚搭起来了。接下来的两天官方和村民一个拆一个盖,继续拉锯。

除了看守工地不准开工,另一方面,赤花村的村民继续收集整理征地相关的材料,再次去上访。

即使村民维权有愚公移山的毅力,当局用抓捕拘留的方法,往往能暂时阻止维权。

本台曾报道同样属于顺德区的希涌镇,大批村民代表被抓事件发生已三星期。政府将村民之前不准征地手续不齐全工地开工等一系列维权活动称为违反治安条例,将村民代表包括几名民选村委会干部处以刑事拘留,至今仍有11人未获释。

家属非常担心他们在看守所内的情况,多次前去要求会面,都被拒绝。一位被捕代表的妻子说:“去了两次了,就是不给见,我现在不知道怎样才好。”

同时希涌村民也不敢再公然抗议,甚至不敢聚集,村民陈先生说:“凡是参与过一些的,没有被抓的,像村长就三天两头的被公安叫去传讯或作证什么的,感觉就像一只脚已经踏进监狱,这种情况下村民哪敢出去抗议,刚抓人之后也有组织一下,但都没有人来。”

当问到村民有没有尝试寻求法律援助,陈先生说:“不敢出希涌,我到现在都没出去过,他有名单还要抓我们村民。”

希涌村维权代表被抓的事件,更被当地伦教镇官员干部用作杀鸡儆猴的威胁手段。邻村一位维权代表对记者说:“听我们书记说,西涌那边被抓的十一二个会被判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顺德失地农民维权,也有阶段性成功的例子,像希涌旁边的三洲村,一个多月前在当地大型粮仓开幕剪彩时到场的近三百名高官外商通宵围堵在内,要求当局彻查土地。造成很大影响,不出一周,佛山市纪检和司法部门就派出了工作小组,驻当地调查三洲土地问题,至今还未结束。

同样是官员贪腐私卖土地的问题,赤花、西涌、三洲的维权活动却受到上级政府不同的对待。令人思索,政府查处非法征地、官员贪污,到底是国家政策呢?还是相应于维权活动的大小声势而决定的对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