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德土地維權不同對待 質疑官方肅貪乃對策


2006-12-21
Share

廣東佛山市順德區三個村莊村民都因土地被私賣,正在進行維權活動。然而由於規模不同,三地近期收到不一樣的待遇。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本臺曾報道的順德陳村鎮赤花村維權村民被城管毆打,引發數百村民通宵聚集抗議事件後,星期二,當局派出城管和警察再度進村,拆除村民連夜重新修建的用來看守工地阻止開工的竹棚,並把村民扣留的一架政府農業宣傳車,連同睡在上面前一天被城管打傷的婦女何娣一同拉走。

當時在現場的一位姓周的婦女當天對本臺說:“政府不願簽字承認責任,我們就和傷者一起通宵在那裏,傷者在政府宣傳車上,我們不讓他開走,放了輪胎的氣。第二天幾百警察和城管來驅散我們。村民不服氣就拿着鋤頭等農具壯着聲勢跟他理論起來。但是我們只有幾十人,他們人多欺負人少,圍攻我們,最後強行用吊車吊走了宣傳車,連裏面的傷者也吊走了。”

一百多警察和城管走後,村民又把小竹棚搭起來了。接下來的兩天官方和村民一個拆一個蓋,繼續拉鋸。

除了看守工地不準開工,另一方面,赤花村的村民繼續收集整理徵地相關的材料,再次去上訪。

即使村民維權有愚公移山的毅力,當局用抓捕拘留的方法,往往能暫時阻止維權。

本臺曾報道同樣屬於順德區的希湧鎮,大批村民代表被抓事件發生已三星期。政府將村民之前不準徵地手續不齊全工地開工等一系列維權活動稱爲違反治安條例,將村民代表包括幾名民選村委會幹部處以刑事拘留,至今仍有11人未獲釋。

家屬非常擔心他們在看守所內的情況,多次前去要求會面,都被拒絕。一位被捕代表的妻子說:“去了兩次了,就是不給見,我現在不知道怎樣纔好。”

同時希湧村民也不敢再公然抗議,甚至不敢聚集,村民陳先生說:“凡是參與過一些的,沒有被抓的,像村長就三天兩頭的被公安叫去傳訊或作證什麼的,感覺就像一隻腳已經踏進監獄,這種情況下村民哪敢出去抗議,剛抓人之後也有組織一下,但都沒有人來。”

當問到村民有沒有嘗試尋求法律援助,陳先生說:“不敢出希湧,我到現在都沒出去過,他有名單還要抓我們村民。”

希湧村維權代表被抓的事件,更被當地倫教鎮官員幹部用作殺雞儆猴的威脅手段。鄰村一位維權代表對記者說:“聽我們書記說,西涌那邊被抓的十一二個會被判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順德失地農民維權,也有階段性成功的例子,像希湧旁邊的三洲村,一個多月前在當地大型糧倉開幕剪綵時到場的近三百名高官外商通宵圍堵在內,要求當局徹查土地。造成很大影響,不出一週,佛山市紀檢和司法部門就派出了工作小組,駐當地調查三洲土地問題,至今還未結束。

同樣是官員貪腐私賣土地的問題,赤花、西涌、三洲的維權活動卻受到上級政府不同的對待。令人思索,政府查處非法徵地、官員貪污,到底是國家政策呢?還是相應於維權活動的大小聲勢而決定的對策?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