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漁民抗議炸山填海 記者採訪縣長說不能亂問


2007.06.20 00:00 ET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溫州小三盤村漁民星期三集體抗議炸山填海,警方威脅抓捕維權代表。村民向本臺反映,填海工程不但涉及非法徵用,爆破更造成民房損毀,村民健康受威脅。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浙江溫州洞頭縣小三盤村60 多村民,星期三集體抗議縣政府主導的炸山填海工程,不但屬於非法徵用,而且爆破的工程損壞民居,甚至造成村民耳聾的情況。有關部門出動交警、消防、公安等等30 多名公務人員,加上數十名所謂的保安威懾村民。一位村民告訴記者:“派出所公安局他們都在那裏的,大概有三十幾個人,黑社會的加上去大概一百多人吧。把我們圍起來,拉拉。”

當晚八點,六名派出所的警察到村莊要帶走村民代表楊月秀,村民們再度聚集阻攔,楊月秀對記者說:“六個警察來了我家想抓我,他說縣委壓下來叫我們來的。(有沒有法律文書麼?)沒有呀!他說我敲鑼,村民都出來,他說我是犯法的,他這樣說。我們村裏很多人在我們門口路口,很多呀!把他圍起來,不給他抓,他現在回去了。”

事後一些村民仍未散去,得知有記者採訪,非常雀躍的表達意見:“這位同志我們農民很喫虧呀,你要給我們出力,我普通話不會說,很喫虧呀我們!”

小三盤村的四百六十畝畝加上附近村莊的共千畝淺海灘塗被官方以每畝350元的補償價徵用,官方再以每畝九萬元的價錢賣給了房地產開發商,數百戶漁民失去了生計。四年來他們用上訪以及起訴的方法不懈的保衛自己的生存權。也因此受到地方政府和公檢法的不斷阻撓。今年初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稱洞頭縣政府的確是違法徵用。然而此後,開山填海的工程卻依然進行着。

由於炸山範圍越來越接近民居,村民的房子出現了裂痕,甚至有人在睡覺時被爆破聲震聾耳朵。村民郭海芬星期二到醫院檢查的結果是輕中度耳聾,她對記者說縣政府爲她付了醫藥費,但爆破依舊:“今天測出來左耳朵是輕度耳聾,右耳朵是中度。當時睡覺時間,震過了我立刻面色發青,又眼睛第二天紅起來。縣政府的一看我整個臉色都看出來,帶了我去醫院。(事後政府有沒有叫這個工地怎麼樣?)沒有,他們現在還是照常放的,所以我們今天也下去不要讓他放,因爲我們的房子造成威脅了,人也身體沒保障,但政府還是我行我素的放,沒用。我門村大概三千人,大家都受這個影響,他有時候晚上十一二點一點放的炮,大家都在睡覺,哪能到處叫人去阻擋。(動工前你們有沒有去阻止他呢?)我們已經阻止很多次了,他們僱的那個說句不好聽我們老百姓叫做黑幫的 ,穿着保安的衣服,阻止我們村民進去,如果我們進去他們肯定要打我們的。”

記者致電該縣負責此事的邱縣長,他拒絕採訪,同時稱記者辦妥採訪手續後,他們會擬定相關對外宣傳辦法,派人協同採訪,他說:“(小三盤村的事情你們法律依據是什麼?因爲之前高院判決那邊炸山田還是不合法的。)記者要採訪,要麼採訪證給我,要麼什麼,我不能隨便開口的。(那麼有村民投訴工程令房屋受損,耳朵震聾,政府會如何處理呢?)這不必要,你搞新聞記者知道的,我們這個官方程序你不懂得?接到程序得你按記者採訪來,我們要派人專門接待,對你怎麼實行,對外怎麼宣傳,這個不能隨便亂問的嘛!”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