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方記者筆下的現代中國


2005.04.08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曾因報道中國法輪功修煉者遭遇而獲2001年美國最高新聞獎普利策獎的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伊恩-約翰遜出版了《野草》一書,書中三位普通中國公民的故事揭示了一位西方記者筆下當代中國的變化。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伊恩-約翰遜的《野草》一書是他作爲美國《華爾街日報》派駐北京記者時的工作採訪寫成的。書中描寫了三個真人真事,一個是有關一位鄉鎮政法幹部如何代表被迫多繳稅賦農民爭權益,向政府提起集體訴訟的故事, 另一個是有關一位年輕的建築設計師爲被拆遷戶爭權保利的故事, 第三個故事則描寫了一位婦女爲了找到自己年邁母親在警察關押期間爲什麼被打致死的原因而不斷與政府抗爭的迭宕起伏。

約翰遜試圖通過三個普通中國公民的真實故事,折射出中國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現在的巨大變化: (錄音)

約翰遜認爲,中國迄今十年的經濟和政治兩方面變化的不平衡激化了老百姓與政府間的矛盾,因爲老百姓越來越希望保護自己的權益,而政府在政治體制問題上仍然故步自封。約翰遜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政府在政治體制問題上依然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變化。

不過,約翰遜同時認爲,現在中國老百姓與政府抗爭,並不是受人權或民主理念的驅使:(錄音)

不過,有書評認爲,約翰遜的《野草》一書展示了中國共產黨鐵腕控制下開始出現的裂痕,普通百姓的抗爭顯示中國將來必須要有更加開放的政治空間。那現代中國變化中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原因在哪?約翰遜以政府處理法輪功爲例認爲:(錄音)

公民社會環境要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和信仰自由。約翰遜對記者表示,他的書名源於中國文豪魯迅的散文詩集《野草》。魯迅1926年寫《野草》是爲了表達他對當時世態炎涼的嘲諷和對黑暗政治的抨擊。野草在魯迅眼中是一種精神象徵。那在約翰遜的筆下了?《野草》一書在結尾處描寫了作者自己與書中第三個故事中那位女士的一段對話:作者問女士對政府和中國是否喪失了信心,女士回答“中國仍然值得信任,我們在等待。”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