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作家卓玛嘉狱中向国际组织求助


2006-08-09
Share

西藏历史教员、作家卓玛嘉在狱中投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当局以间谍罪将他判刑表示不服,并呼吁帮助他讨回公道。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卓玛嘉在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国际组织的信中说,他未能发表的《骚动的喜马拉雅》一书是当局对他判刑的主要依据。尽管当局指责他搞西藏独立,但发现“煽动分裂”的罪名难以成立,转而以间谍罪将他判刑10年;所谓间谍罪的“证据”之一,就是他2003年后在达兰萨拉学习期间,向西藏流亡政府“泄露国家机密”。从卓玛嘉的信来看,所谓国家机密,不过是有关“加强环境保护和促进妇女保健事业”的建议。另外,所谓间谍罪的“证据”还包括他写的书或文章里涉及西藏地区中国军营的地址和番号等敏感信息。

西藏作家唯色表示,卓玛嘉《骚动的喜马拉雅》一书涉及民主、自由和西藏问题,以及对西藏自然地理的描述,然而所有这些都与国家机密风马牛不相及:

“这本叫《骚动的喜马拉雅》的书并没出版。他们觉得这本书只要谈到了民主,自由,以及西藏问题,就说是间谍罪。我觉得太草率了。

记者:路特社的报道说,卓玛嘉在书中提到西藏一些中国军营的地址和番号。有没有这回事?

唯色:这个事是这样的。卓玛嘉一本书不是已写完了吗?另一个是关于西藏自然地理的一份书稿,谈到西藏的自然地理。写到拉萨时说,拉萨哪个地方有什么建筑,比如说,这儿是布达拉宫,那边是西藏军区。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介绍拉萨的自然地理情况写到,像拉萨西边,再往西,就是哲蚌寺的下面,有一个烈士陵园,再过去有个空军指挥部,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果以这样的写作就说是间谍,特别牵强。“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中国分析员仁钦表示,卓玛嘉在达兰萨拉的身份是学者,但是中国当局对于所有去过达兰萨拉的人都抱怀疑态度,甚至以文化大革命中的左倾作法对待他们:

“你不需要做什么反对中国政府的事。他们说你去达兰萨拉,达赖喇嘛在那里,西藏流亡政府在那里,你在那里一年两年,这期间一定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仁钦说,卓玛嘉具有为自己的民族做事的雄心和理想,但是他从未主张藏独。仁钦说,北京为了强调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使用“中国西藏”这个用语,这恰好表明它在内心深处没有真正把西藏当成中国的一部分:

“病根就在于中国政府还没有勇气把西藏看待为中国真正的一部分。中国政府现在一提起西藏,就在前面加个‘中国’西藏。如果说到上海,他们加‘中国’上海吗? 不。如果说到山东,他们加‘中国’山东吗?不。这就说明,他们知道山东是中国的一部分,上海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对待上海和山东没有必要写这个。”

两天来,“2008年北京奥运进入两周年倒计时”成为中国各大媒体的焦点新闻;自由西藏运动负责人唯兹-仁德呼吁国际奥委会向北京施加压力,促使它释放包括西藏政治犯在内的所有政治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