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賓農民代表關押期間受折磨


2006.12.22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四川宜賓大塔場鎮農民因徵收水電站引發的補償糾紛仍在發展中。就在農民領袖劉北星七月份被釋放的當天,兩名代表徐元人和羅道富被拘留並判刑兩年。日前,家人朋友們探望得知,他們被折磨得雙耳失聰,極度痛苦。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四川宜賓的大塔場鎮農民一九六零年代自籌資金自組人力興建的水電站,被當局低價徵用,並收取高昴電費,引發農民不滿。他們從一九九八年起以:拒絕交電費、辯論、示威,進京上訪等方式抗議。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還爆發了火燒鄉政府的上萬農民大暴動。但是問題不但沒有解決,農民領袖劉北星反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今年七月十八日劉北星獲釋之前,農民們自發組織準備大張旗鼓地歡迎。官方對於大規模的羣衆聚會深具戒心,一方面勸說劉北星、一方面威嚇大塔農民,歡迎儀式最終沒能舉行。而就在七月十八日的那一天,宜賓縣檢察院刑事拘留了兩名準備參加活動的代表徐元人和羅道富,指控他們在四年多前的二零零二年三月,聚衆擾亂社會秩序,十一月一日,一審判處兩人有期徒刑兩年。

據四川的「六四天網」星期四的消息,十二月十四日,徐元仁、羅道富的妻子以及大塔農民代表樊朝竹等在去到宜賓的漢王山監獄看望徐元仁和羅道富,得知他們在宜賓看守所關押期間,遭到灌尿、用竹籤捅耳朵等殘酷折磨。羅道富的妻子曾光華星期五接受本臺電話訪問表示,丈夫被折磨得不成人樣:

曾光華:用籤子來鑽耳朵。十一月十六日送到漢王山監獄,然後監獄才寄來一封信,我們才知道,在這以前他在宜賓看守所禁閉室關了幾個月,給他定個罪說他煽動羣衆,擾亂,就這兩句話。二零零一年生病,在宜賓治不好,送回鄉村來治。 記者:他得的是什麼病? 曾光華:肺氣腫。

記者:現在有沒有發病呢? 曾光華:是監區的人背到醫務室去治的,住在醫務室裏。 記者:那裏的條件還可以嗎? 曾光華:不知道,身體瘦得很,精神也不好,簡直不象人了,他叫我不要去看他說死在那裏算了,今年滿七十了。

「六四天網」的消息說,徐元人和羅道富從被起訴到判決整個過程,家屬都沒有被告知。

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評論認爲:

黃琦:既爲了防止農民維權,同時防止農民反撲,所以他們採取了高壓政策,但在境內外媒體的關注下,當局還是有所忌諱的。但對於他們用歷史的問題來判決羅道富和徐元人,尤其是用尿,用竹籤來對付他們,我們覺得是很過份的。

至於大塔場鎮農民修建的水電站引發的糾紛,包括如何補償、電費收費標準等仍未解決。農民代表樊朝竹說:

樊朝竹:電力電費也沒有來收,可能它也不來拿,因爲向羣衆收也收不到,因爲羣衆說沒有解決前不交。至於產權,各級政府都不過問。現在基本上沒動。據說政府說的是還要抓人。說抓人還能鎮壓一下大塔人民,不然怕鎮壓不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燕明的報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