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费高百姓看不起病 地方从医院提款发工资

2006-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东多数百姓由于医药费过高而无钱看病,地方政府不但不投入,还从医院大量提取款项给公务员发工资。评论认为政府和医院的特殊利益关系,使得医生们免受发生医疗事故应承担的责任。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0823CHINA-HEALTH-200.jpg
医务人员在为一位男士测量血压。法新社照片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广东某经济欠发达的地级市,政府不但不投放资源到医院,而且还从人民医院提取500公务员发放工资;某经济发达市,从一家大医院提取1000万元用来发展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广东省统计局的调查数据,由于付不起医药费而选择不去医院的患者,城市达56%,农村达75%。

北京独立意见人士周国强星期四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这个事情啊,不是现在才有的,也不是广东一个地区。自从搞商品经济之后啊,他(政府)把医院全部推向市场了,医院就是自负盈亏,然后呢,从医院往上收钱,这种状况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医院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还要向政府上缴巨额费用,这些费用医院自己不会承担,自然转嫁到患者身上。周国强还说,政府和医院的这种特殊利益关系,使得医生们免受发生医疗事故应承担的责任,而让医生们更加无所顾忌的牟利。“上至卫生部下至卫生局,他们都不认为医院是救死扶伤的,他认为医院啊,首先是赚钱。他说救死扶伤,实施革命人道主义,那都是挂在口头上的。”

近来,接连发生了多起震惊国人的医疗事件,比如:哈医大二院1000万医药费事件;宿州市立医院与商业机构违规合作造成9位白内障患者手术受感染被迫挖掉眼球;深圳一家医院病人死亡11天后仍然有“化验单”;上海一家民营医院把怀孕20天的女民工故意诊断为先天性不孕,收取3万多医药费;汕头中心医院著名肝病大夫写处方要求病人去指定药铺买所谓“独一无二”的药,动辄4、5千元。

北京学者焦国标对本台记者说,在医院出钱养政府的情况中,政府和医院是个利益共同体,一方有巨大的权力,一方可以收取利益,而作为患者的民众则成了完全对立的一方。“现在的国家实际上就是一个个的利益人。比如说一个行政单元,并不是说他这个行政单元整个的强大,而是这个行政单元的领导人的强大。这些利益人在变得富有时,丧失了基本的道德情操,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只知道利益和权利,不懂别的的动物。他实际上是以国家的名义,以国家的公共权力来营私,从上到下都是。”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马和励在对联合国发布05年有关中国卫生保健制度的调查结果时说,中国医疗改革并不成功,并没有帮助到最应该获得帮助的群体,尤其是农民。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服务公平性评估中,中国列188位,全球倒数第四。相对于欧洲发达国家政府负担80%-90%卫生总费用,中国政府对卫生总费用的投入仅占17%。 但报告没有提及,就在如此低投入的情况下,政府竟还从中抽取金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