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一千四百名右派联署要求赔偿损失

2006-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共产党在反右政治运动抓出几十万的右派份子,至今未彻底平反的大有人在。近期有一千四百多人公开联署要求赔偿损失。另外,四川宜宾当局以低保作交换条件,要求一名文革期间被错误关押了十二年的老人放弃追究和赔偿。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几位在一九五七年发起的第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所谓右派的老人去年向中国共产党、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发出《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公开信,至本星期一已整整一年。发起人之一的邵正祥星期一对本台表示,签名字有一千四百多人。他还说:

邵正祥:我把我那篇文章寄给中央领导了,他们没有给予答复。一年都没有答复了,所以我就(把文章)上了毛泽东红旗网了,我说,如果你认为反右派是必要的,仅是扩大化而己,请你来电来信跟我辩论,我留下电话号码,地址,邮政编码。他不敢跟我辩论,给我在网上把文章消(删)除了,我连上三次他就连消(删)三次。最后没办法,我就上(海外)互联网了。

一九五七年,原光明日报总编储安平批评毛泽东党天下,而被戴上”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帽子。当时的电力工业部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工作的邵正祥在【云南日报】发表文章,为储安平进行辩护被打成极右分子。邵正祥正在撰写一篇文章,把八荣八耻和毛泽东的无诚信不知羞耻联系起来,呼吁中共尽快唾弃毛泽东这个历史的罪人:

邵正祥:我用八荣八耻中的诚实守信为由来对照毛泽东的言行。例举毛泽东的言行不一致的地方。封建帝王还讲金口玉言,取信于民。毛泽东连封建帝王还不如。毛的行为是受他思想支配的,所以毛泽东的思想是一个骗人的思想,连民主自由都可以作为手段,他说的好听的话都是作为手段的。你维护毛泽东形象程度的深浅跟损害共产党形象成正比。你越维护,对共产党损害越大。

而在文革期间,四川宜宾一例冤假错案的苦主,历经二十八年不间断的申诉后得到答复。当局以低保补偿作交换条件,要他放弃赔偿,不再追究责任。

据成都六四天网的消息,宜宾平山县的钟德超一九六三年因为和县公安局一名姓潘的公安人员结怨遭到报复。这名公安人员一九六七年借着邻乡人贩卖烟土被抓的机会诬陷钟德超为同案。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钟德超被定性为带头组织反革命活动,被平山县法院判刑八年。一九七四年有关方面要他继续在当地的东风煤矿接受改造四年。钟德超回忆在狱中的生活说:

钟德超:那种黑监,便桶一个月两个月才来倒一次,监狱(地面)那个蛆每天踏得劈劈啪啪响。吃饭要啃,因为手铐,脚镣,手指张不开,拿不到筷子吃饭,就这样我苦了十个月。

钟德超在一九七八年所谓的四人帮倒台后获释。一直坚持不认罪的他二十八年来,从地方到中央,无数次上访各级权力机关,要求摘掉反革命的帽子,并改判无罪。二零零五年,平山县法院补发“摘帽通知书”,但仍然认为他当年贩卖烟土。钟德超星期一告诉记者,平山当局以每月一百多元低保的条作为交换件让他放弃赔偿不再追究,但他不同意:

钟德超:信访室叫我息诉服判,宜宾中院一次两次叫我自行处理,你叫我自行处理,我就自行处理,我找当时陷害我的人了结我这一生,同归于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