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名誉侵权案终审败诉 打击公众舆论监督?


2006.12.07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著名作家余杰因撰文被控损害名誉权一案12月7日终审判决,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律师指判决会遏制对公共事务的关心,同时中国相关法律模糊,当局不愿开放公众舆论监督领域是主因。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星期四对作家余杰被控损害名誉权“爆破作文案”二审进行宣判,结果维持一审判决:余杰必需向原告方赔偿一万元人民币的“精神抚慰金”并登报道歉。余杰星期四接受本台访问时说:“现在这个案件败诉,我会按法院判决履行这样的义务,虽然我不认同这样的判决。这次判决是终审判决,但我仍然会就郑北京的爆破作文,以及类似的现象作出个人独立的批评。不会因为这样一个案件的败诉就放弃我个人的责任和使命。”

余杰于2004年在《南方周末》报上发表了题为《作文岂能“爆破”?》的评论文章,将称能四十分钟教会学生写作文的《郑北京爆破作文》一书批评为虚假广告。其后被该书作者郑北京以损害名誉权告上法庭。

余杰不服今年七月下旬的一审判决,遂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其间法院曾应原告要求禁止余杰出境,。

余杰的律师浦志强不满判决,他指法院在程序上有不合理之处,包括一审不公开审理以及限制余杰出境。同时他批评大陆相关范畴的司法不成熟, “这个案件本身显示中国法院对在言论自由或涉及公共事务的批评在什么程度上构成侵犯特定人的名誉权者一问题上还比较幼稚,应该说这是个平庸的判决。这个判决起不了任何好的影响,而且会遏制对公共事务的关心。这一类的案件在中国胜要靠法官的智慧,应该说胜是偶然因素,败呢?中间有些必然性。”

浦志强分析,这种立法上的与当局不愿开放舆论监督领域有关:“民间对公共人物事务这块名誉权方面做区分的要求,及学界的一些论述一直都有。但是中国对这方面立法上的迟缓,除了法官本身的认识之外,实际上我觉得还涉及最高法院以及全国人大等一些机构。它可能会考虑到把公共人物这种原则明确引入司法的话,对一些官员或政治人物的监督会变得很随意,或会另一些领导人觉得不舒服,这可能使这方面立法迟缓的一些因素。 ”

余杰认为该案判决会对教育体制的公共监督产生负面影响:“它不仅伤害了我个人的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而是我所针对的商业性教育培训领域,以后会越来越混乱,越来越少人来批评。我做知识分子来起社会监督的作用,但遭到这样的结果,教育培训这个领域是我非常担忧的,我觉得会有比郑北京更加恶劣的做法,层出不穷。”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