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六四促使走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写作之路

2007-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青年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余杰,1989年,只有16岁,既不是民运学生,也不是六四难属。在纪念六四18周年之际,余杰接受记者采访表示:是六四改变了他的人生,使他走上了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写作之路。下面是特约记者CK的报道。

余杰最近来到美国。在旧金山,他参加了当的一场“基督徒的社会关怀与政治参与”研讨会,和当地纪念六四的活动。

今年34岁的余杰,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他本来可以跻身当今中国依附于中共的知识精英或者政治精英的行列,但余杰却称自己是“天安门之子”,选择了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写作,并且成为基督徒。他为什么走上这条充满苦难和危险的道路呢?余杰说,是因为六四屠杀的枪声:“当年天安门屠杀的时候,我只有16岁,但那个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使我原来受的教育,那些价值系统,可以说是在一个晚上的枪声中破灭了,然后我再寻找新的价值支持。”

六四后,中共对民运人士的疯狂追捕,对六四受难者和难属的残酷迫害,反倒使得余杰结识了以丁子霖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和被称为六四天安门四君子之一的刘晓波。而中共把六四列为禁忌话题,试图使得人们忘掉六四,更使得余杰致力于揭露六四真相:“这种淡忘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跟我同龄的,还有比我更年轻的中国人,他们已经完全不知道在18年前发生的那场大屠杀。中国是一个非常淡忘的民族。淡忘历史,悲剧还会重演。所以把六四真相揭露出来,为这个事件呼吁,也是我的创作和思想中,非常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方面。”

余杰说:为纪念六四18周年,他写了一篇文章,指出:在中国,寻找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而首先要从重新评价六四开始:“重新评价六四,用法律的渠道进行公开的清查审判,这一系列事情的实施,我把它看作是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第一步。我们不能因为当局不去做,我们就在那里守株待兔。我们应该做我们的事情,比如说,历史资料的搜集和整理,要切实关注那些难属和那些受难者。”

余杰表示:尽管有艰难险阻,在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他不会退缩:“我天生对自由就有热爱。我的身份是一个作家,作家的天职就是要捍卫创作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当我成为基督徒以后,基督徒的身份,又赋予我争取和捍卫宗教信仰的自由,是一个不可推卸的使命。我在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来生活。”

以上是特约记者CK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