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忌日北京加紧监控异议人士


2006.01.13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赵紫阳忌日临近,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加紧监控,阻止民众举行纪念活动。相反对周恩来的纪念却相当高调。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组织民间纪念赵紫阳的前北京警察李金平星期三晚在被关押两天后释放,但仍旧被警察看管。他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家里将继续供奉赵紫阳牌位,欢迎大家去拜祭。“17号准备…老百姓能来的就来。然后发出声音去,有可能我要是组织起来,我就上天安门,举行游行活动。现在外面也有人,人不多,两保安在那里转悠。12号不是说要上他们家(赵紫阳家)去么,结果没去成,他们不让出去。今天他们倒是没管,在边上看着呢。看到来人就汇报一声。” 由于屋外警察的干预,虽然陆陆续续有人听了消息来拜祭,但都被挡在门外,从9号至今,最后能进屋拜祭的只有四五人。

在八九六四事件中造成伤残的齐志勇告诉本台记者:“我从8号晚上就开始,2辆警车,4个民警,还有保安、联防的。24小时监控。”齐志勇连接送小女儿上学都必须由警察接送,他说这令他女儿在班上抬不起头来。另一位独立意见人士胡佳也遭遇同样情况,上下班必须由警车接送。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星期五中午一度因与监控他的警察发生冲突而被短暂拘捕。他告诉记者监控他的警察近来有很多异常举动,比如跟随他在市场上的便衣突然大喊他是法轮功分子,多名警察半夜三更两次敲他家门说要查户口,但一开门就集体溜走,用摄像机拍摄所有去他们家的亲朋好友等等。

另一位发起纪念赵紫阳活动的北京民主人士刘京生也受到了国安局的威胁和控制:“不让参加一些聚会。一般的,现在朋友基本上是见不着了,你要是爬爬山啊,他们就跟着。然后我刚才买菜去,他们也跟着。电脑(上网)现在好了,8号下午断了一断。电话,9号当天一直打不通。” 刘京生说,相信要等赵紫阳忌日过后,他们才会放松监控,他会利用这几天没有自由的生活来写文章,并总结警方违法控制他们自由的证据,以便之后可以进行法律诉讼。刘京生说,中共当局之所以如此打压纪念赵紫阳是因为赵紫阳和六四事件紧紧联系在一起:“提到赵紫阳就想到六四,因为他是因为六四,因为不想开枪,不想用坦克车装甲车来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他认为这是共产党不能做的。你要对赵紫阳有所说法的话,你就要对六四有所说法,这个是他们坚决忌讳的。”

与此相反,忌日和赵紫阳仅相差几天的周恩来,官方的纪念活动却相当高调。在大陆,不仅多个电视台播放有关周恩来的纪念篇,中国官方还推出《周恩来的晚年岁月》一书,介绍他在文革时的经历,以反驳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中认为他是文革帮凶的观点。

在美国的独立意见人士胡平在接受海外大纪元网采访时表示,中共对两位“自家”的前政要如此不同态度,正好说明了两人在当前对于维护中共一党专制所具有的完全不同的意义。高调纪念周,不仅想以周的亡灵笼络民心,挽回中共在人民心中一落千丈的威望,而且因为周维护一党专政的立场。而对民间纪念赵紫阳这么恐惧,这么进行打压,正好说明了,赵紫阳的理念和行为是和中共一党专政背道而驰的。可见,中共只认党性,不认人性的反人类本质,也反映出深刻的政治危机在中共高层引起的恐慌心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