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忌日北京加緊監控異議人士


2006.01.13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趙紫陽忌日臨近,北京當局對異議人士加緊監控,阻止民衆舉行紀念活動。相反對周恩來的紀念卻相當高調。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組織民間紀念趙紫陽的前北京警察李金平星期三晚在被關押兩天後釋放,但仍舊被警察看管。他星期五告訴本臺記者,家裏將繼續供奉趙紫陽牌位,歡迎大家去拜祭。“17號準備…老百姓能來的就來。然後發出聲音去,有可能我要是組織起來,我就上天安門,舉行遊行活動。現在外面也有人,人不多,兩保安在那裏轉悠。12號不是說要上他們家(趙紫陽家)去麼,結果沒去成,他們不讓出去。今天他們倒是沒管,在邊上看着呢。看到來人就彙報一聲。” 由於屋外警察的干預,雖然陸陸續續有人聽了消息來拜祭,但都被擋在門外,從9號至今,最後能進屋拜祭的只有四五人。

在八九六四事件中造成傷殘的齊志勇告訴本臺記者:“我從8號晚上就開始,2輛警車,4個民警,還有保安、聯防的。24小時監控。”齊志勇連接送小女兒上學都必須由警察接送,他說這令他女兒在班上抬不起頭來。另一位獨立意見人士胡佳也遭遇同樣情況,上下班必須由警車接送。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星期五中午一度因與監控他的警察發生衝突而被短暫拘捕。他告訴記者監控他的警察近來有很多異常舉動,比如跟隨他在市場上的便衣突然大喊他是法輪功分子,多名警察半夜三更兩次敲他家門說要查戶口,但一開門就集體溜走,用攝像機拍攝所有去他們家的親朋好友等等。

另一位發起紀念趙紫陽活動的北京民主人士劉京生也受到了國安局的威脅和控制:“不讓參加一些聚會。一般的,現在朋友基本上是見不着了,你要是爬爬山啊,他們就跟着。然後我剛纔買菜去,他們也跟着。電腦(上網)現在好了,8號下午斷了一斷。電話,9號當天一直打不通。” 劉京生說,相信要等趙紫陽忌日過後,他們纔會放鬆監控,他會利用這幾天沒有自由的生活來寫文章,並總結警方違法控制他們自由的證據,以便之後可以進行法律訴訟。劉京生說,中共當局之所以如此打壓紀念趙紫陽是因爲趙紫陽和六四事件緊緊聯繫在一起:“提到趙紫陽就想到六四,因爲他是因爲六四,因爲不想開槍,不想用坦克車裝甲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他認爲這是共產黨不能做的。你要對趙紫陽有所說法的話,你就要對六四有所說法,這個是他們堅決忌諱的。”

與此相反,忌日和趙紫陽僅相差幾天的周恩來,官方的紀念活動卻相當高調。在大陸,不僅多個電視臺播放有關周恩來的紀念篇,中國官方還推出《周恩來的晚年歲月》一書,介紹他在文革時的經歷,以反駁高文謙在《晚年周恩來》中認爲他是文革幫兇的觀點。

在美國的獨立意見人士胡平在接受海外大紀元網採訪時表示,中共對兩位“自家”的前政要如此不同態度,正好說明了兩人在當前對於維護中共一黨專制所具有的完全不同的意義。高調紀念週,不僅想以周的亡靈籠絡民心,挽回中共在人民心中一落千丈的威望,而且因爲周維護一黨專政的立場。而對民間紀念趙紫陽這麼恐懼,這麼進行打壓,正好說明了,趙紫陽的理念和行爲是和中共一黨專政背道而馳的。可見,中共只認黨性,不認人性的反人類本質,也反映出深刻的政治危機在中共高層引起的恐慌心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柯華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