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海动用武警强征农田(带录像)

2006-09-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浙江临海市伏龙村强征基本农田。地方政府动用武警等四百多人以催泪弹石块打伤众多村民,至今仍在公开威胁,谁不同意收地就要抓谁。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stone_throw_shot-200.jpg
浙江临海动用武警武警以催泪弹石块打伤众多村民强征农田 照片取自录像

请看录像 (本台录像) >>不能放? 请下载 Windows Media Player

浙江临海市古城街道伏龙村的一千四百名农民多年来靠的是种粮种菜为生。二零零五年起,地方政府声称要征用伏龙村的一百五十亩基本农田兴建工厂。由于补偿费低,又没有安置,村民们坚持反对,结果一年多来,有三十多人被打伤,十多人被拘留。今年八月一日建军节当天,临海市公安局警员、防暴特警、城管、城建和古城街办工作人员四五百人组成队伍,强制砍去伏龙村耕地周边的防护林后开始填土修路,村民前去阻止,双方发生冲突。头戴钢盔的武警向群众放催泪弹,用电警棍、石块,把五位村民打成重伤。其中一位姓潘的村民受了伤,他星期三对本台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潘先生:上面就石头就扔很多(下来),想下雨一样,当时我们退也退不及。我跑的时候,石头打在头上也不知道痛了,那个人把我扶起来说石头扔到你鼻子上了。防暴队冲过来,好象要抓我们一样。我当时昏过去了,到了台州医院,鼻梁骨被打断了.

伏龙村民已将有关暴力征地的文字和音像数据寄往本台.记者打电话到临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了解情况,值班警官表示:

值班警官这主要是以派出所为主的,当时怎么布置的我们不是很清楚,现在已经不清楚了。

记者:那时人数不少啊,有四五百人啊,包括防暴,特警在内?

值班警官:你最好还是问一下古城派出所,向他们咨询一下好吗?因为主畏还是以派出所为主,当时布置的事我们不清楚,现在已经不清楚了.

记者又致电临海古城派出所了解情况:

记者:当时已经发生警民冲突,我想问一下,事后你们有没有检讨一下,事情怎么会发生的?

古城派出所:我不清楚。

村民代表林先生告诉记者,八月一日发生流血后,政府调整策略。古城街办书记和伏龙村书记陈匡利等本星期二、星期三连续召开党员大会、生产队长会议施加压力。林先生说:

林先生:(村书记陈匡利)他说,如果土地不给它的话,抓人还是要抓的,用这样的威胁口气。

记者:什么时候讲的?

林先生:昨天在党员大会上讲的。

据称,伏龙村村民主要经济来源是种植蔬菜、粮食和果树。以种柑桔为例,每亩收成八千多斤,一年一季,可以卖一万到一万三千元,但政府每亩一次性赔偿四万元,农民卖地后无法生活。林先生表示:

林先生:每亩田四万卖给他是永久性的,我们孩子读书就是花几万元,两年就花完了,以后我们用什么呢?都是四五十岁的人,打工也没有人要了,到时候只能要饭了,到最后。

就此,记者致电出面动员村民卖地的伏龙村书记陈匡利了解情况:

记者:伏林村在征地,我想问一下,那是什么性质的征地?

陈匡利:具体事情你找办事处好吗?

记者:你不是在做工作,要村民签名吗?

陈匡利:做工作是我做书记的职责,我现在很忙。

记者:这是基本农田,怎么能征呢?

陈匡利:具体事情你去问政府,我很忙。

记者接着拨通了临海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但是无人应答。

类似伏龙村那样使用暴力手段侵占基本农田的事件在中国频频发生。香港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这个问题民争利国务院实施土地管理制度调控是一个政经:

刘锐绍:你用行政命令不能解决经济问题。所以这种事情,你说中央的命令是不是有令不行,关键看是不是会发展成一个影响社会稳定的大事情,如果有这样的可能的话,中央下一个死命令,肯定能在一段时期内能压制,但长期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