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教师法院门口静坐抗议房屋被强拆

2006-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浙江水电水利干部学校教师吴韩清等人星期一晚间在浙江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门口静坐示威,抗议法院与开发商强拆他们的私人住房。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大约零晨一点半钟,记者设法与正在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门口静坐示威的浙江水电水利干部学校教授政治的老师吴韩清通话。吴老师对记者说:

“我们现在就睡在他们门口,被他们从里面赶出来了。因为我的房子被他们强拆了以后,我要求有一个正式的住房。他现在给我解决的过渡房是非法的,没有取得合法产权的。我认为这是非法,就不接受这样的房子,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房子已经拆了,给我的房子是非法的。所以我现在无家可归。”

吴老师房屋原本属于他所工作的学校,2000年房改后成为自己的私房。2002年,杭州市政府计划开发建设被当地维权人士吕耿松称为“政治工程”的“钱江新城”。钱江新城的兴建要求搬迁吴韩清老师等人的几十个浙江水电水利干部学校教师的住房。两年多来由于政府和有关拆迁单位不能满足吴老师等人的补偿要求,吴老师等人不搬迁,结果房屋现在被强行拆迁。

另一位在静坐示威现场的董谨老师的房屋一个月前被强行拆迁。由于拒绝在强拆文件上签名被拘留15天。他说,他的情况比吴老师好一点,有个栖身之所:

“因为我以前在杭州另买了一个房子,所以现在住在那个房子里,否则我也是无家可归。”

吴韩清对记者表示,如果他们得到的补偿合理,作为公民有义务支持政府的开发建设,不会抗议。

对于静坐示威是否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吴韩清说:

“我们也很无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后面的情况我也无法预测。”

杭州维权人士吕耿松认为,中国各地政府的“政绩工程”往往演变为有关老百姓“伤心工程”。至于吴韩清等人的抗议起不起作用这个问题,吕耿松表示:

“肯定不会起作用的,但外界呼吁的话,可能好一点。”

吴韩清感到无奈,那董谨老师怎么想?

“我也很无奈。但是我们认为这事是不 对的,所以我们会一直抗争下去。但是能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们毫无帮助。我们还要去北京向更高层反映。”

中国政府一直提倡建设和谐社会,不久前结束的中共16届6中全会有关文件开门见山地将社会和谐定性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 。政府有关人士常把“倾听群众呼声”这句挂在嘴边,那杭州市政府是否也应该听听浙江水电水利干部学校几位老师的“呼声”,将他们也纳入和谐社会之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