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郑恩宠谈狱中情况

2006-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出狱不久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星期四再次接受本台专访,谈狱中的情况。他特别提及,其间他仍不断向中央举报弊案,其中牵涉大量高级官员,而换回的是当局不断打压和迫害。但他表示有把牢底坐穿的心理准备。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gEnchong200.jpg
上海律师郑恩宠。(图片来源:大赦国际)

郑恩宠狱中先后写了两封举报信给中共纪委,举报周正毅,黄菊,及上海市政府陈良宇、韩正的问题。在这期间,监狱当局指使犯人方海殴打郑恩宠,事后图掩盖罪行,把所有染血的衣服和被单洗掉了。不但没有妥善医治,还严管郑恩宠5个月,不得离开监仓。

对于自己遭到虐打,郑恩宠也多次向监狱的纪监察机关投诉,直到出狱前才得到答复:“是你自己撞伤的。”

去年十二月份起郑恩宠被停止探监,原因是他政治考试零分。他表示故意不答卷是抗议狱方不发给他判决书原件,令他无法进行申诉。

今年春节,郑恩宠在监狱长视察时,表达了:“遵守捍卫联合国公约,改善犯人待遇。”的诉求。不料30分钟后,他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被狱方强行关禁闭半个月,之后继续被严管。

郑恩宠在狱中环境非常差,为了将他与其他犯人隔离,狱方不准他外出去厕所,改为在他的监仓摆放马桶,又派 2 个犯人日夜监视他。由于地方狭窄,近两年半的时间,郑恩宠都是靠着马桶忍受臭气度过的。

官方还尝试剥夺郑恩宠接触资讯的权利, 不但不准看电视新闻,连报纸也是在他强烈抗议下才批准阅读的。

郑恩宠的家属探视也与众不同,不但时间较短,有多名工作人员在旁监视、催促,而且说到某些话题时还被看管人员强行截断,五花大绑的押走,其后更会被关禁闭。例如一次家属面谈中,他揭露当时的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在一浦东开发项目中的问题时,被中断谈话,强行拉走。

虽然屡遭迫害,郑律师没有停止正义事业,他向本台披露了一些他狱中举报的官官相护、官商勾结的弊案,许多涉及仍在位的上海党政高官。“司法局局长缪晓宝收取律师费5000万,没有发票,上海财政局回信给我说举报正确,会处理,但我至今没有等到处理结果。 原司法局副局长杨全心,后被韩正调做信访主任,他是假律师,没有经过律师考试。因为他和韩振关系非浅,曾把韩的妹妹一个中医师调到司法局做外事处处长。除了继续举报周正毅,还有在福布斯上海研讨会时,代表民营企业发言,陈良宇的座上宾徐永茂,我和他打过官司的,他在马来西亚、成都、中俄边界都批了大量土地,是一个比周正毅还大的骗子。”

对于这些举报石沉大海,郑律师表示已经写了公开信给胡锦涛和温家宝,质问到底中央纪检部门有没有收到这些举报。

除此之外,郑恩宠一直以来没有停止关注征地强拆民众的命运。他向本台披露了一些惊人的数字:他掌握了确凿证据的的拆迁户不正常死亡的有200多人。同时,郑律师也搜集很多官方的材料,他表示比这个更大的数据在上海信访局的正式会议中也有记录。最令他痛心的是在入狱前他曾多次信访中央及上海市的有关领导,提醒某些逼迁案件将有恶劣后果,但入狱后他发现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03 年一月份我写信给陈良宇网上的市长信箱,四月份又给韩正写信,徐汇区麦奇里基地(音)动迁即将发生不良后果,希望他能跟进。他给我回信,还转交了司法局。但05年一月我在监狱的时候这个麦奇里基地烧死了两个老人!说明把我抓进去后,他们继续迫害动迁户,烧死人。 ”

郑恩宠仍有一年被剥夺政治权利,而官方在他出狱前后都多次警告他不要多言。而郑律师表示,为了真理他已经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打算, 因为这是他当初选择做律师起就抱有的信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