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恩寵談獄中情況


2006-06-08
Share

出獄不久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星期四再次接受本臺專訪,談獄中的情況。他特別提及,其間他仍不斷向中央舉報弊案,其中牽涉大量高級官員,而換回的是當局不斷打壓和迫害。但他表示有把牢底坐穿的心理準備。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上海律師鄭恩寵。(圖片來源:大赦國際)

鄭恩寵獄中先後寫了兩封舉報信給中共紀委,舉報周正毅,黃菊,及上海市政府陳良宇、韓正的問題。在這期間,監獄當局指使犯人方海毆打鄭恩寵,事後圖掩蓋罪行,把所有染血的衣服和被單洗掉了。不但沒有妥善醫治,還嚴管鄭恩寵5個月,不得離開監倉。

對於自己遭到虐打,鄭恩寵也多次向監獄的紀監察機關投訴,直到出獄前纔得到答覆:“是你自己撞傷的。”

去年十二月份起鄭恩寵被停止探監,原因是他政治考試零分。他表示故意不答卷是抗議獄方不發給他判決書原件,令他無法進行申訴。

今年春節,鄭恩寵在監獄長視察時,表達了:“遵守捍衛聯合國公約,改善犯人待遇。”的訴求。不料30分鐘後,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就被獄方強行關禁閉半個月,之後繼續被嚴管。

鄭恩寵在獄中環境非常差,爲了將他與其他犯人隔離,獄方不准他外出去廁所,改爲在他的監倉擺放馬桶,又派 2 個犯人日夜監視他。由於地方狹窄,近兩年半的時間,鄭恩寵都是靠着馬桶忍受臭氣度過的。

官方還嘗試剝奪鄭恩寵接觸資訊的權利, 不但不準看電視新聞,連報紙也是在他強烈抗議下才批准閱讀的。

鄭恩寵的家屬探視也與衆不同,不但時間較短,有多名工作人員在旁監視、催促,而且說到某些話題時還被看管人員強行截斷,五花大綁的押走,其後更會被關禁閉。例如一次家屬面談中,他揭露當時的建設銀行行長張恩照在一浦東開發項目中的問題時,被中斷談話,強行拉走。

雖然屢遭迫害,鄭律師沒有停止正義事業,他向本臺披露了一些他獄中舉報的官官相護、官商勾結的弊案,許多涉及仍在位的上海黨政高官。“司法局局長繆曉寶收取律師費5000萬,沒有發票,上海財政局回信給我說舉報正確,會處理,但我至今沒有等到處理結果。 原司法局副局長楊全心,後被韓正調做信訪主任,他是假律師,沒有經過律師考試。因爲他和韓振關係非淺,曾把韓的妹妹一箇中醫師調到司法局做外事處處長。除了繼續舉報周正毅,還有在福布斯上海研討會時,代表民營企業發言,陳良宇的座上賓徐永茂,我和他打過官司的,他在馬來西亞、成都、中俄邊界都批了大量土地,是一個比周正毅還大的騙子。”

對於這些舉報石沉大海,鄭律師表示已經寫了公開信給胡錦濤和溫家寶,質問到底中央紀檢部門有沒有收到這些舉報。

除此之外,鄭恩寵一直以來沒有停止關注徵地強拆民衆的命運。他向本臺披露了一些驚人的數字:他掌握了確鑿證據的的拆遷戶不正常死亡的有200多人。同時,鄭律師也蒐集很多官方的材料,他表示比這個更大的數據在上海信訪局的正式會議中也有記錄。最令他痛心的是在入獄前他曾多次信訪中央及上海市的有關領導,提醒某些逼遷案件將有惡劣後果,但入獄後他發現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03 年一月份我寫信給陳良宇網上的市長信箱,四月份又給韓正寫信,徐彙區麥奇裏基地(音)動遷即將發生不良後果,希望他能跟進。他給我回信,還轉交了司法局。但05年一月我在監獄的時候這個麥奇裏基地燒死了兩個老人!說明把我抓進去後,他們繼續迫害動遷戶,燒死人。 ”

鄭恩寵仍有一年被剝奪政治權利,而官方在他出獄前後都多次警告他不要多言。而鄭律師表示,爲了真理他已經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打算, 因爲這是他當初選擇做律師起就抱有的信念。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