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开示众卖淫嫖娼人员引争议

2006-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深圳福田警方不久前召开公开处理大会,对近期在“扫黄”专项行动中抓获的100名涉嫌卖淫嫖娼的违法人员,进行公开处理和示众。此举被媒体曝光后,引发广泛争议。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被公开处理和示众的100名涉黄违法人员中,男性有58人,女性42人。千余名当地群众前往观看,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则认为此举侵犯了当事人的人格尊严和隐私权。在上周的节目中,本台记者随意采访了9位来自中国各地的老百姓,请他们对深圳福田警方将被抓的卖淫女和嫖客进行公开处理和示众的做法发表意见,其中有6人表示反对,认为是对人格的污辱;3人则表示赞成,认为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治理中国的卖淫嫖娼问题。。今天,我们请海内外的一些独立评论人士和法律界人士,对此作进一步的分析和探讨。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深圳福田警方的做法在香港引起了强烈反响:

“现在中国法制也发展到了至少表面上有点文明的地步。那种公开示众的批判会形式应该是早就没有了。而这次还包括了一些香港人所以在香港引起很大震动,这里的市民意识到这是大陆对人权践踏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目前旅居瑞典的自由撰稿人茉莉也批评说,深圳福田警方的这一做法是错误的:

“把人这样抓去是侮辱人格的。嫖妓在欧洲 很多国家是合法的。妓女也是政府的纳税人,应该保护他们。尽管现在中国不准嫖妓,当然,每个国家都有不同情况,但是尽管他们这样做了,但是如果侵犯人权那就是更大的错。”

12月6号,上海律师姚建国上书全国人大,指深圳福田警方公开处理百名卖淫女和嫖客的活动属违法。据悉,此事在中国法律界也引起争议。北京律师王新国对本台记者表示,国内部分律师包括他本人,都认为警方将人公开示众的方式没有法律依据:

“这些人虽然违反了《中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但政府在处理的时候是用法律条文来处理。我们国家的《行政处罚法》也好,《刑法》也好,没有这种游街示众的处罚方式。但是政府的相应处罚已经实施了,比如:罚款、行政拘留。处罚方式应该在处罚法的范围之内。福田警方想起到对社会的震慑作用,但是我认为这是违法的。”

纽约执业律师叶宁说,中国早在1979年公布的《刑事诉讼法》中就已经明确宣布,废止游街示众等虐待被告的做法。叶宁称这次深圳福田警方把卖淫女和嫖客公开示众,严重践踏了人权,中国司法当局是在执法犯法:

“这种做法是执法机关严重地违反了《宪法》和《刑法》规定的侵犯人身权利的罪行。所以这一 事件的责任人应该必须面对形式责任和侵权民事责任。”

叶宁接着进一步分析说,把人游街示众,其实倒是中国特有的文化和土特产:

“这就是中国本地文化当中最坏的部分。是和外部世界引入的集权主义、斯大林主义的法制思想相结合的产物。实际上‘游街示众’在很长时间里,在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消声匿迹了一段时间。随着中共在1983年7月开始的对中国刚刚建立的法制大规模的破坏和践踏的所谓的‘严打’运动开始以后,‘游街示众’这种政治文化当中的糟粕又开始泛滥了。”

在民意调查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对深圳福田警方的做法表示赞同,认为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治理中国的卖淫嫖娼问题,北京律师王新国说,这种说法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历史渊源:

“对老百姓来说,社会主要是以方式‘游街示众’‘公判’等来处罚这种行为。认为虽然对当事人 有伤害,但对其他人的警示效果会更明显。是站在效果上来看这个问题。现在我们提倡和谐社会和公民人身权要受法律保护。”

叶宁则对赞成深圳福田警方这一做法的人作了如下剖析:

“这样一种观点隐含的结论就是说中国有和世界民主和法制的各各国家决然不同的国民性,他认为中国的国民素质低下,就只配接受这样一种不把人当人的、当成牲口串来串去、游街示众的非人待遇。这种逆向的、自己打自己耳光的、侮辱自己国民、侮辱自己同胞的这种种族主义应该是一种非常荒谬的理论。在中国的各阶层人民当中不应该有市场。”

从中国大陆老百姓大部分不赞成深圳福田警方的做法的民意调查来看,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认为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她说,这表明中国老百姓的思想观念正在发生很大变化:

北京律师王新国说,将犯罪人游街示众这种以往在中国见怪不怪的做法,如今能在老百姓中引起广泛争议,显示人们对自身权利的保护意识在增强;目前旅居瑞典的自由撰稿人茉莉也表示,这次由深圳福田警方的举措而引发的争议,对在中国大陆建立尊重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的风气,会起到积极 作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