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學者研討政治自由化與中國經濟發展


2005.12.15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國的民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星期三舉行一場有關中國的研討會,美國前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萊納等人在會上強調推動中國民主的重要性。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美國企業研究所星期三的研討會的題目是:“沒有政治自由化的經濟發展:中國模式會壓倒全球向自由的進軍嗎?”

美國企業研究所“國家研究項目”的研究人員馬穎首先在研討會上發言。她說,在推動中國民主問題上,華盛頓的保守主義色彩還不夠強。她說,

“美國試圖推動中國民主的努力所依據的認識,看上去是保守主義的,實際上恐怕還不夠保守。華盛頓着力於謀求旨在變革中國的制度和手段,但對於中國人民的意向卻注意不夠。華盛頓看重市場力量、西方的影響:2000年,當美國給予中國永久性正常貿易國待遇的時候,克林頓總統對於中國即將出現根本性變化寄予過大希望;他說,我們釋放了一種任何極權勢力所無法控制的力量。從那時以來,中國的經濟是獲得迅猛發展了,但中國政府卻得以繼續壓制異議,維持對權力的壟斷。”

馬穎說,2001年以來,美國國會撥款資助中國司法改革項目,但是,中國政府不是讓司法改革爲政治變革服務,而是讓它爲經濟發展、爲有效行使國家權力服務。她說,互聯網的發展不但沒有像有些人所預言的那樣,成爲中國民主時代的通報者,而是完全落入政府的掌控之中。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中國項目部主任裴敏欣在研討會上說,經濟發展對於實現民主的作用不是用一兩個字就可以說清楚的:

“我自己最近的研究試圖說明這樣一個觀點:從短期來看,經濟發展對於實現民主是一件壞事,因爲經濟發展產生種種不利於民主化的消極因素,但是從長期來看,經濟發展對於實現民主是一件好事。”

裴敏新說,中國共產黨具有相當強的危機後的 恢復力。在89民運、前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之後,一些人以爲,中國共產黨的政權難以維持15年,15年之後的今天,共產黨處在它自己歷史上最得意的時期。

裴敏新說,衡量中國共產黨的恢復能力有三個依據,一,這個黨的精英階層是否有凝聚力,回答是,共產黨目前的領導層是相對統一的,二,共產黨控制公民社會和媒體的能力怎麼樣?回答是,這個黨在多數情況下是能保持有效控制的;三,這個黨對付、消弭內外危機的能力如何?回答是,共產黨這方面的能力也不差。他說,中國經濟走勢是好的,所處國際環境是良性的,共產黨對於新局勢的適應力也相當強。但是裴敏欣表示,他不認爲中國共產黨現在具有的恢復能力會長期維持下去,因爲它所面臨的困難和挑戰太多。他預言,再過35年,共產黨不再會是中國的執政黨。

在布什總統第一屆任期內擔任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萊納表示,美國在幫助中國改善人權、實現民主方面有一個短期、中期和長期的戰略。短期目標主要是爭取中國政府釋放異議人士。他同意這樣的說法,沒有個人的自由,就沒有什麼人權可言。中期目標是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這樣的多邊組織合作,利用國際社會有關人權的共識,保持與中國的接觸。在談到長期目標的時候,他說,

“我們的長期戰略着眼於中國國內的活動,通過鄉村選舉、司法改革以及公民社會的建立,加強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性.”

在提到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諾瓦克最近對中國的訪問時,這位前美國助理國務卿說,

“中國謀求承認它是負責任的國際社會的一員,這就給美國、歐洲和聯合國帶來一個機會,那就是:向中國施加壓力,迫其對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的建議採取措施。”

新美國世紀工程代理執行主任博克談了她對布什主義的理解。她認爲布什主義有三個要素,一,發揮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的積極領導作用,二,弘揚自由民主原則,三,改變某些專制政權;這個改變不光是指軍事行動,也指與那些國家的民主人士合作共同確立民主。

博克認爲,美國不應當指望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改革。她說,中國共產黨不具有民主化的理念和意願;布什政府應當與中國的民主人士和維權人士站在一起。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