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由主义派和新左派的论战尚未完结

2007-09-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社科院学者徐友渔最近在一个论坛上说,自由主义派认为,改革开放利大于弊,解决中国腐败和社会不公等问题的途径在于进一步深化改革,而新左派则认为,腐败和社会不公是全球化和国际资本介入引起的。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自由主义派和新左派之间的论战并非今日始,早在80年代初、也就是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了。今天官方智囊机构的学者敢于以“自由主义派”作自我标榜,不能不说是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一个进步,因为在二十年前,“自由主义”还是批判的靶子。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新左派提出:“文化大革命、大跃进、人民公社不应该轻而易举地否定”。新左派们把腐败怪罪于国际资本的介入和市场经济,而没有把腐败怪罪于改革开放,因为他们知道,改革开放是十多亿中国人乐于使用的一个词汇。新左派们遣词造句是很谨慎的。

美国西东大学教授尹尊声很礼貌地用“老先生”一词来尊称所谓新左派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但是他直率地指出,新左派在中国没有市场:

“搞改革开放30年了,还要保护人民公社,这种人大概少于1%,新左派都是假左派,都是形左实右,这里面以社科院经济学家刘国光老先生为代表的,很左的,还抱着马克思主义资本论。他的文章现在连国内的《经济研究》都不发表了,因为他太离谱了。文革时候那么好的话,为什么没有把经济搞上去?经济上搞跨了,政治上搞了一个灾难性的后果。所以老百姓多数得到一个认同:要向资本主义学习,搞市场经济。”

美国博尔州立大学教授郑竹园说,要开放当然要付出代价,但是开放给中国带来了很大利益:

“世界大局势来看,不开放就不前进了。全球化不参加的话,中国这十几,二十年来国际贸易现在是世界第二位了,外汇储蓄成了第一位了,这是不可能的。开放是一定要的,但是你说是百利无一弊也是不对的 ,有很多成本在里头:象环境污染,贫富悬殊,开放以后的弊病都有,我来看利大于弊,开放还是比不开放好。”

郑教授表示,从一定的角度看,不能说腐败与市场经济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在有关系。毛泽东时代完全根本没有私有经济,全部是国家控制,现在是有办法的人发财了,没有办法的人苦一点,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现象,美国也一样。”

尹教授则说,腐败与市场经济并没有必然联系:

“中国历朝历代腐败的时候比不腐败的时候要多得太多了。只是共产党执政以来是腐败最严重的时期 ,但同时也是经济发展最快的时候。”

在被问道对自由主义派的观点有何评论的时候,尹教授说,如果自由主义派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旗帜,主张向西方学习,他就认同自由主义派的观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