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夫谈被公安扣押经过

2006-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浙江的三位民主党人士,星期一下午起先后被当地警方约谈。其中吕耿松,吴远明在午夜前被放后接受了本台的采访;而朱虞夫则被扣了八个多小时,到星期二凌晨两点多才获释。本台记者星期二晚打电话给朱虞夫,请他谈事件的来龙去脉。他认为,公安从九日开始的连串行动,可能就是为阻止他们与一位海外记者见面。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林迪的报道。

记者:听说您是凌晨两点多才获释,能否谈下事件的来龙去脉?

朱:这事很怪。警察九号突然到我家,主要强调我不能接受采访。我一直保持沉默,最后也拒绝签字。当时我还不清楚,想会否跟(获得)新西兰那个亚太人权基金会的奖有关?

到十一号,我接到一个电话,有人想跟我聊聊,谈我的情况,见见面。我说可以。我想奥运马上就要开,胡锦涛又向国际社会信誓旦旦,说这个自由,那个自由,采访自由,聊聊天哪有什么?

记者:对方是什么人?

朱:对方也没讲清楚是什么人。星期一我被抓进去提审,他们遮遮掩掩。后来,派出所副所长说,今天是否外面有人来采访?你是否准备去接受采访?这句话由他讲出来了。我说:你怎末泄露国家机密呢?他尴尬地走掉了。

事实证明昨天他们是有备而来。也因我不合作,他们愤怒的丢下我直到两点半,存心把我控制住,剥夺我的自由。我在牢中七年,生物钟晚九点就要睡,后来头痛欲裂。他们毫无人性的不让我吃饭,如不是我朋友送来饭盒,就会一直饿着。从他整个处理看,就是为了控制我

记者:就是不让见那个人?

朱:肯定是这个考量。如果说我被剥夺政治权利不能见,那吕耿松吴远明没剥夺政治权利,也被叫到派出所控制起来。今天我综合各方传闻,据说今天五点钟,那两位先生,你的同行也已出事了。

记者:据了解,昨天他们已被查房,但没抓。海外网站说他们是德国记者,但未经证实

朱:有可能。其实真的见面又有什么事?如公安说要参与,你就参与,我们都是理性的聊天,这么一弄,向世界暴露了什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林迪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