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庄道鹤因出书受处罚被停职

2006-08-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被杭州警方拘留后,浙江大学出版社编辑庄道鹤又因出版《纪检专题研究文论选辑》一书受到处罚,被停止编辑职务。该书已被查禁。庄道鹤对浙江大学的处理表示抗议。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据海外中文网站博讯新闻网报道,经证实,浙江大学出版社编辑庄道鹤于今年6月19号被其所在的浙江大学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理由是,庄道鹤在《纪检专题研究文论选辑》一书的编辑过程中,犯有严重错误。庄道鹤被停发出版社工资和奖金已有7个多月,目前仍不能恢复其在图书编辑岗位上的工作。就此,本台记者打电话到浙江大学,值班人员表示,没听说此事。对浙江大学出版社编辑庄道鹤被处罚一案,目前在北京的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评论说:

“这就是他认为你做了他们认为不满意的事。记者编辑受处罚的这种事在中国又不是一两起。经常发生类似庄道鹤这种被单位停止编辑权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就像焦国标不就被北京大学除名了吗? 还有此前一个在21世纪经济报的记者叫王光德(音译)也因为写文章被除名了。”

刘晓波说,现在中国官方对新闻出版人士的打压方式主要有经济和行政等处罚方式,最严重的还有文字狱,他说:

“一种方式大陆叫砸饭碗。因为是经济时代利益时代他处罚这种政治上不满意的违规者的方式有几种:一种就是像庄先生这种比砸饭碗的还稍微轻一点; 还有一种是行政降级处罚,当然也要在经济上受损失。那么像昝爱宗这种情况不但被炒了鱿鱼还被刑事拘留几天,象这种在行政处罚里算是比较重的一种。那么要是再往前走就可能遭遇文字狱了,就像师涛这种不但当代商报的记者当不成而且还要锒铛入狱判十年。”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说,类似昝爱宗和庄道鹤这类事件最近出现比较多,与中国当局最近加强了对媒体的控制有关:

“他们最近还出了一个限制突发新闻的一个条例,就说突发新闻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报的不准的话要受到处分。所以整个过程是对媒体进行控制,对那些他们认为不听话的记者进行行政上的惩罚,所以我觉得也不奇怪我觉得跟中共内部最近的有些政策有关系。”

刘晓波对此有同感。他说,目前中国官方对新闻出版和互联网的严控超过了江泽民时代,比如:对一些较开明的报纸,中国官方采取了杀鸡儆猴的办法:

“比如说象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用打击这些开明报纸的方法来震慑其他报纸,而且不断发出禁令.还有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已经提交人大了,这个草案里有一条就是七十八条完全就是限制媒体在突发事件中及时第一时间报道给社会,实际上就是不能违背政府的意愿政府让你报你就报;政府提供给你什么信息你就报什么信息,就是说不能有自己的独立调查权独立发布权。这包括的不仅是新闻还有网络的也很厉害。

谈到中国官方对突发新闻的控制,蔡咏梅列举媒体对天灾的报道为例说:

“比如说突发新闻发生了天灾,这种情况有一段时期都逐渐是跟全世界的新闻报道方式接轨了。非政治性的突发事件允许一发生就马上在第一时间进行报道,人们披露的尽量公布但是最近在天灾这个突发事件上也进行控制我觉得这是一种倒退。”

由庄道鹤编辑、浙江大学出版的《纪检专题研究文论选辑》一书,对中国纪委和监察系统所独有的“中国特色的双规制度”进行了评论,尤其对浙江台州市纪委通过双规迫害共产党干部陈非案件进行记录,并对其它被纪委双规致死的案件进行了盘点,引起上级纪委的恐慌。2006年初,《纪检书专题研究文论选辑》一书被出版社收回销毁,停止发行。

博讯新闻网的报道说,庄道鹤认为浙江大学对他的处罚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表示强烈抗议纪委压制出版自由、迫害无辜的非法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