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强制计划生育 被拘者遭黑社会式勒赎(续集)


2005.09.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大家好!我是白帆。在这集节目中,我们针对山东省临沂地区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有关情况继续展开调查。

从今年春天开始,山东临沂地区的多个县市的计划生育干部纷纷出动,突然袭击多个违规者的家,他们采取了强制手段,对这些多生孩子的年轻夫妇或者他们已经年迈的父母及其他亲属采取办学习班、关禁闭、殴打折磨等手段逼迫他们就范,交出足以使得他们倾家荡产的巨额罚款,当地可谓人心惶惶,鸡犬不宁。计划生育干部在执行上级的所谓计划生育政策的过程中,出现多起违规违法事件。

北京大学一名到沂蒙山区游玩的大学生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节目发出电子邮件,介绍了当地政府官员借着计划生育的名义胡作非为的情况,这名没有透明真实姓名的大学生在邮件中说:“一些无视法制、肆意践踏法制的地方官僚,其行迹越来越有模拟黑社会组织作派的趋势。”

一家九口被抓 交款才放人

记者日前采访了沂蒙山区费县薛庄镇马头崖村的农民吴允才,他妻子2001年生育第二个孩子,当时被罚款一万七千元,对于贫困的农民来说,那是个天文数字,但他被地方政府的计划生育干部逼迫得没有办法,只好凑钱交上,然后到外地打工偿还, 本来以为可以破财免灾,但没有想到今年五月,他又遭到村镇干部的勒索,吴允才介绍说, 他当初超生已经缴纳了罚款,可今年五月计划生育干部还是再一次闯入他的家,要求缴纳更多罚款:(录音)

他还介绍说,他家超生不仅使他本人和妻子遭殃,部分亲属也被株连,遭到干部的关押和打骂:(录音)

吴允才的姑姑是为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她也因为吴允才超生被抓,受到殴打:(录音)

这位老人表示,她因为挨打受伤实在挺不住了,计划生育干部还是不让她去医院,最后是她的丈夫顶替她被关押才将她换出来:(录音)

她的丈夫表示,他受到关押时也受到殴打:(录音)

据悉,今年五月三日夜晚,计划生育干部闯入吴允才的妹妹、妻妹、姑妈、叔叔家强行共抓了九人,抓的人中年龄最大的有六十多岁的老人,最小的是仅有三岁的幼儿,他们九人被关到镇计生委私自设立的牢房内,每人每天都受到殴打,计生干部让他们交出四万元罚款。在外地打工的吴允才听到消息,不得不四处筹措,缴纳罚款。 虽然数个月过去了,但今年四十二岁的中年汉子吴允才至今讲起当时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流泪:(录音)

最后,在今年五月五日,吴允才凑齐了三万元类似赎金的罚款,计划生育部门才将他们的家人放出来。

村镇计生干部互相推诿抓人责任

为了核实他们所介绍的情况,记者访问了在这次抓人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薛庄镇马头崖村的党支部书记刘修得,他间接承认了逼迫吴允才缴纳三万元罚款的事实:(录音)

但这位党支部书记否认他们曾经抓人打人:(录音)

记者又电话采访了该村支书的上级、薛庄镇政府主管计划生育的副镇长闵凡常,他介绍吴允才被罚款的经过说:(录音)

在被问到村干部是否抓吴允才家人的时候,他不置可否,他同时也承认在执行计划生育过程中基层官员存在违法的现象:(录音)

但他否认镇计划生育干部参与抓人打人。不过,吴允才的姑夫表示,来抓人并打人的就是镇计划生育的干部,他还说出了这些干部的名字:(录音)

当地的村民王会了解计划生育干部逼迫村民缴纳罚款的情况,她表示,干部的作法简直是无法无天:(录音)

她认为,事实上,很多罚款最后都落到干部个人的腰包:(录音)

对于基层官员的这样作法,吴允才也上访上告过,但均无法得到重视和调查,各级政府机关推诿扯皮,告到法院也不受理. 吴允才希望政府官员退还非法勒索他的罚款:(录音)

大家都知道,计划生育问题一直是各级政府头痛的问题,政府抓,村民偷偷生,官民之间打起了旷日持久的游击战。那么,为什么这些村民执意要多生孩子呢?吴允才表示,他们那里多生孩子,尤其是要生男孩子有文化的原因,因为那里是孔孟之乡,无后是村民观念上难以接受的,另外,还有经济上的原因,他多生个儿子就是因为他的哥哥没有孩子,他希望多生个孩子为哥哥养老:(录音)

据悉,目前吴允才和其他因为计划生育违规被殴打折磨罚款的村民一样,继续上告,并盼望能有上级官员能重视,然而,这起官司能有结果的可能性可能十分渺茫,因为类似的情况在当地比比皆是。另外,本星期二,一直为临沂地区因超生被抓村民呼吁的民间维权活动人士陈光诚被山东公安抓走,下落不明。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另外,您可以上网收听本台的节目,网址是 https://www.rfa.org/mandarin。 )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