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公安 青年商人遭掃黑不堪折磨 兩兄弟一死一殘


2005.02.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福建省漳州市的周東輝最近給本臺寫信,信中披露了他因爲舉報當地公安局刑警支隊的隊長,最後遭到殘酷打擊報復的情況。周東輝在信中說,他的朋友李維明因爲舉報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第二大隊的隊長陳滿載,被對方派打手砍成重傷;與此同時,因爲陳滿載懷疑周東輝向外界透露了有關情況,也以打擊黑社會爲名,2001年初將周東輝拘捕,周東輝介紹當時他被拘捕的經過說: (錄音)

他還介紹說,公安人員在拘捕他之後,還在祕密地點對他進行了折磨: (錄音)

今年三十七歲的周東輝當時是寶隆摩托車商行的法人代表兼漳州“港龍夜總會“經理, 家中殷實。 陳滿載在對周東輝拘捕近二十天後,逼迫他的家屬交出二十萬元擔保金,並答應繳納擔保金後,周東輝可以獲得自由: (錄音)

然而,本以爲破財免災的周東輝卻沒有得到自由,警方在得到20萬擔保金後還是沒有放人,於是,不堪忍受折磨的周東輝絕望了,他只好試圖以自殺結束自己遭受折磨的痛苦: (錄音)

爲了覈實周東輝所介紹的有關情況,記者採訪了被周東輝指控爲刑訊逼供的陳滿載,對方首先表示,周東輝是黑社會成員: (錄音)

他還否認在審訊周東輝過程中出現刑訊逼供的情況: (錄音)

那麼,究竟哪一方的說法更接近真實呢?記者採訪了周東輝墜樓之後對他進行醫治的黃先生,他表示,周東輝當時傷勢很重: (錄音)

他還證實,周東輝除了墜樓所受的傷以外,身體上還有其他的傷痕: (錄音)

瞭解這一案情的一名律師曾經多次訪問證人,他也證實,在審訊周東輝過程中確實出現刑訊逼供: (錄音)

在周東輝所提供的調查筆錄以及書面材料中,有多名證人證實了周東輝在被審訊過程中被拷在窗戶上,後來還受到毆打併從八九米高的樓上跳下的情況。

周東輝試圖跳樓自殺之後,本來以爲他所遭受的審查和折磨可以告一段落,警方可以放過他以及他的家人。但沒有料到的是,他的家人也受到牽連,他父親投資開的夜總會被封,後來他的弟弟周東偉因爲曾經在他們朋友之間賭博的時候協助買過快餐而遭到同他類似的折磨,最後自殺身亡: (錄音)

記者在周東偉寫的遺書中看到,他至死都感到冤枉,希望有關政府部門能夠給他和他的家人討回公道。他在遺書中還表示,他的哥哥是無辜的。

那麼,對於這起造成一人死亡、一人殘疾的重大案件,公檢法機關是否重新調查處理了呢?記者首先採訪了漳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黃水誠,詢問有關這一案件的情況,但這位副局長表示: (錄音)

記者又採訪了漳州市人民檢察院檢查處的處長高冠章,他介紹案情說: (錄音)

他還表示,有關周東輝的案件,上級已經調查,沒有翻案的可能: (錄音)

而被指控刑訊逼供的原刑警支隊大隊長的陳滿載也對記者稱,他沒有進行任何違法行爲: (錄音)

然而,那名不便透露姓名的律師對記者表示,公安機關在處理周東輝這一案件中,有很多的違法行爲,但他對案件的改判沒有報太大信心: (錄音)

而周東輝表示,他爲了舉報一個公安幹警就家破人亡,終身殘疾,而包括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內的司法機關卻無法改正當地公安機關的錯誤,因此 他在中國很難找到申訴的地方: (錄音)

但周東輝表示,他將繼續申訴,直到自己和家人所遭受的苦難得到賠償、直到違法加害於他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如果您親身經歷或者瞭解類似的個案,歡迎給本臺記者白帆寫信。來信請寄香港郵政信箱28840號,或者發電子郵件,地址是:zhongp@rfa.org來信中請一定註明您的電話號碼,以便聯繫, 另外,您可以上網收聽本臺和調查報道的節目,網址是: www.rfa.org/mandarin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