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毒品产销泛滥 农艺师误坠贩毒网


2005.10.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我们针对中国毒品生产和销售的有关情况展开调查。

2005年5月河南警方在郑州清除非法种植的罂粟。法新社照片

中国的毒品问题近年来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在年轻人、失业者以及教育水平低的人当中,吸毒的比例逐年上升,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在今年国际禁毒日透露:到2004年底,中国的吸毒人员达到79万。

但是,国际上认为中国实际吸毒的人数比公布的数字要高出数倍乃至十倍,达到至少七百万。美国权威的《时代》周刊预测:到2008年,中国将是每百人吸毒者比例最高的国家;与此同时,贩毒以及生产毒品的情况在中国也十分严重,因为靠近毒品的产地金三角,毗邻中缅边境的云南等地成为贩毒的主要通道,西南地区多次破获大规模贩毒案子。令人忧虑的是:中国近年来不但成为毒品的销售和消费地,也成为毒品的生产地,除了西南西北偏远地区种植鸦片之外,一些生产厂家以及手工作坊开始生产冰毒和摇头丸。

更令人震惊的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工合成兴奋剂是在中国的秘密实验室内生产的,中国很可能成为亚洲最大的安非他命生产国,缅甸和菲律宾也是主要生产国。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透露,从上海到广东的贩毒者都是在合法商品的招牌下制造毒品原料,然后运到境外。而部分不知情的生产厂家在无意中为毒品制造提供了原料。

朱宇文在安徽农业大学毕业,是高级农艺师,退休后继续工作,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想发挥余热的高级知识分子2001年却被以走私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目前在安徽省安庆市的朱宇文介绍他本来希望参与农业开发公司、最后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香港老板贩运可用来制作毒品的化学品的经过说: (录音)

他还表示,在进出口的过程中,他仔细研究了海关手册,在胡椒基甲基酮名称认定上,海关犯了错误: (录音)

据了解,胡椒基甲基酮英文缩写是PMK,又称作亚甲基二氧苯基,丙酮等,可以用来生产香料和农药,也是制造毒品摇头丸和冰毒的主要原料。1988年,《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品和精神药物公约》中,将胡椒基甲基酮规定为受管制的22种易制毒化学品之一。那么,既然朱宇文作为农艺师对于这种化学品的成分以及潜在的制造毒品的危险事先没有充分了解,负责出售这一产品的公司是否了解呢?记者打电话给湖南越虹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明,他也表示,他对于胡椒基甲基酮这种产品可以被用来制毒当初并不知情: (录音)

据调查,张明在从1998年到99年向朱宇文的老板、香港商人谭永泉出售了胡椒基甲基酮三批,约五吨,转口到西亚和欧洲某个国家。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表示,当时是伪装成洗衣剂从广东出口的。此外,同一位谭老板还从上海裘莉公司购买了五批约十吨胡椒基甲基酮。记者试图向香港的谭永泉核实这些交易,但对方的手机以及办公电话均已经改号。不过,记者采访到了上海裘莉公司的董事长胡家仁,他承认同香港老板的这些交易. (录音)

不过,胡家仁表示,当时海关的有关规定有漏洞,因此在出口的时候他们也无法把握对方购买货物的真正动机: (录音)

这位胡老板还对记者承认,胡椒基甲基酮确实可以被用来制造毒品: (录音)

朱宇文对记者介绍说,虽然他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是不知情的,但是,他担心这些胡椒基甲基酮出口到境外之后可能会被用来制造毒品: (录音)

他认为,中国官方应该对这些可能被用来制作毒品的化学品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录音)

那么,中国的海关在制定当年胡椒基甲基酮的进出口的规定上为什么会出现漏洞呢?中国的毒品制造和出口究竟有多严重呢?对于这些海外有可能从事非法交易的商人,中国官方是否采取了措施进行限制呢?针对这些问题,记者将在下一集的调查报道节目中,继续展开调查。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