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州涧河煤矿一天内改制 失业职工叹老鼠吞噬大象


2005.08.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我们针对山西省霍州市涧河煤矿所有制改革的有关情况展开调查。

山西省霍州市涧河煤矿的部分职工最近到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并向外界披露了在所有制改革的过程中,集体和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的情况,涧河煤矿的职工代表、民间维权活动人士柳洪介绍说: (录音)

他还介绍说,在企业改制过程中,职工的意见没有得到尊重 (录音)

据调查,山西霍州是一个县级市,该市的涧河煤矿筹建于1984年,位于霍州市白龙镇韩南庄附近。涧河煤矿面积大约四平方公里,可以采掘的储煤量一千六百多万吨,设计生产能力是二十一万吨/年,按照现在的生产规模,还可以开采五十年以上。该矿共有职工41人,曾经是效益较好的企业。然而,2004年十一月二十日,市政府和煤炭公司突然召集涧河矿全体职工开会,宣布进行改制,名为整体有偿兼并。

职工一天内全部失业

该方案是霍州市改制办出台的,没有经过涧河煤矿职工的讨论,就把煤矿的所有制改革了,而且要求一天内完成,而兼并方竟然是原承包人成珠红,涧河煤矿的职工王花莲对记者表示,职工在改制后一天内全部失去工作,因此感到十分震惊: (录音)

涧河煤矿以前的职工索先生对记者表示,涧河煤矿强行改制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 (录音)

据调查,早在涧河煤矿改制前的2001年,成珠红就以第二年每吨煤上缴两元的代价,承包了煤矿的主斜井,在承包期间成珠红不按照煤矿的有关合同办事,进行掠夺式开采,并私自开采了108个盘区,野蛮开采破坏了生产布局,给煤矿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而当时的矿领导对此不闻不问.

此外,成珠红还不按照有关合同的规定妥善安排煤矿原来的职工,而且采取苛刻的手段逼迫原来的职工离开,王花莲对记者表示, 成珠红急功近利,给涧河煤矿造成很大损失,后来太原的私营老板接手后, (录音)

王花莲还向记者透露,成珠红曾经是霍州市人大主任的司机, 在当地有很大的势力,因此能承包煤矿并且很快转手牟取暴利: (录音)

为了核实他们所说的情况,记者采访了涧河煤矿原副矿长韩林,他对记者介绍说,在涧河煤矿改制的过程中,确实没有充分听取职工的意见: (录音)

煤矿被以改制名义侵吞

在被记者追问到后来承包煤矿的成珠红是否是霍州市人大主任的司机时,这位前副矿长回答说: (录音)

据调查,涧河煤矿曾经是霍州的利税大户,在霍州市煤炭行业被誉为国营企业的最后一块肥肉,按现在煤炭市场价格,除去利税成本,每年净利润达到两千多万,截止到去年四月底,通过霍州市国有资产调查委员会的清查,涧河矿资产总额是二千多万元,负债一千多万,所有者权益达到九百多万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很有潜力的企业,被整体有偿兼并,一个个体户用两千多万将一个五年内就可以造就亿万富翁的国有企业接手,涧河煤矿的职工惊叹:这是一个一只老鼠吞掉大象的奇迹,个体老板成珠红在得到煤矿之后转手给太原的一个老板,从中轻易赚取了一千多万,而涧河煤矿原来的职工被一次性买断工龄,变相失业,普通职工得到一次性补偿仅有一万元,索先生认为,在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中饱私囊: (录音)

涧河煤矿原来的职工索先生表示,他们白手起家建起煤矿,现在看到煤矿被以改制名义侵吞,感到十分不快: (录音)

民间维权活动人士柳洪对记者表示,涧河煤矿改制是侵吞集体和国家财产: (录音)

霍州市政府为什么执意改制?

那么,霍州市政府为什么不尊重涧河煤矿职工的意见,不顾集体和国家财产的损失,执意改制呢?记者就这一问题询问霍州市经贸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回答说: (录音)

记者多次打电话给那位副局长,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录音)

而目前在另一家国有企业任职的原涧河煤矿副矿长韩林对记者表示,企业改制是国家政策,他们只能执行: (录音)

他承认,在改制中给职工的承诺目前没有兑现: (录音)

王花莲对记者表示,目前失业的职工生活困难: (录音)

她希望政府妥善处理改制后的遗留问题: (录音)

民间维权活动人士柳洪认为,因为没有权力也没有金钱,职工自然成了受害者。 他陈述了目前职工提出的三项要求: (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zhongp@rfa.org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