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官渡区数村庄被强行征地小板桥镇上万农民忧生活无着

2004-1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云南省昆明市小板桥镇的村民世代一直以种植蔬菜维持生计, 但近年来,随着房地产开放的热潮出现,这些村民的生活发生了他们想象不到的变化。

小板桥镇的白德邑村、晓东村、雨龙村的土地陆续被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官渡园区强行征用,总数达一千八百多亩。雨龙村的民选村长高敏介绍说: (录音)

该村另外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对记者表示,土地征用的过程完全是黑箱操作,村民完全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 (录音)

同雨龙村临近的晓东村的一名村民对记者也介绍说,他们村也同雨龙村一样,在村民不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土地就被卖掉: (录音)

据调查,从2003年五月开始,晓东村的村口两间平房前,竖起了官渡园招商办公室的招牌,同年六月,晓东村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支部书记宣布该村土地已经被征用,拨给了三千万元。后来村民又被召集起来,开会通知说,村里的地已经被征用,这引起了村民的不解,因为数个月来,村民一直被蒙在鼓里,现在木已成舟,才来通知村民,因此大家一直表示要仔细了解情况,那名不敢透露姓名的晓东村村民介绍说: (录音)

但是,村民的不解和反对并没有影响征地的照常进行。在当年七月召开的村民大会上,村党支部书记宣布了官渡园区给予征用土地的赔偿价格:农田、菜地十二万元一亩;而与此同时,官渡园区公开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出了土地征用后转卖给客商的价格:房地产用地最低五十万元一亩,商业用地三十五万元一亩,而征用农田为工业用地的赔偿不少于二十万元一亩。

消息传来,晓东村的村民哗然,感到自己被骗了,纷纷质问村镇的干部为什么实际给农民的赔偿价格同出售价格以及公布的赔偿价格差别这么大, 但镇干部给予的答复是:村民同意地要征,村民不同意地也要征。于是,感到异常愤怒的八百名村民联名写信,向上级反映情况,但没有任何结果。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村干部私自签了卖地合同,将晓东村的土地出卖,那名晓东村的村民介绍说: (录音)

由于村民反对征地,虽然签订了征地的合同,开发商的人马一直未能进驻晓东村的土地,2003年七月中旬,有七十多人头戴安全帽、拿着农具强行进入晓东村平整土地,并殴打阻挡他们的村民,村民则以砖块还击,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村民报警求助也无人理睬。

后来有行凶的四人被村民抓住,他们供出是开发商以二十元雇佣他们来同村民打架的。在这些打手进村试图压服村民但没有得手后的第二天,村民本以为事情会告一段落,但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大批防止暴警察出现了。临近晓东村的雨龙村的一名村民介绍说: (录音)

晓东村那名不便透露姓名的村民也介绍说,防暴警察来势汹汹,许多人受到殴打,连妇女、儿童和老人也不例外: (录音)

她还介绍说,许多人后来被拘捕,官方强迫他们接受每人仅两万元的赔偿: (录音)

为了核实上述的有关情况,记者打电话给小板桥镇政府,一名官员证实了武警曾出面协助征地: (录音)

但她拒绝透露有关细节: (录音)

她还表示,在征地过程中,镇政府并没有收取费用: (录音)

这位小板桥镇的镇干部还表示,给晓东村等村的征地赔偿款已经到位: (录音)

记者又打电话给管理晓东村的晓东办事处,一位干部表示,征地是政府行为: (录音)

就这样,在金钱与暴力的双重压力下,晓东村的村民失去了他们赖以维生的土地,继晓东村之后,附近的雨龙村也遭受类似命运,带领村民抵制征地的民选村长高敏介绍说,镇政府以及村办事处在征地过程中收取了很多的费用: (录音)

他还介绍说,由于带头抵制征地,他的家属受到殴打,他本人也受到恐吓威胁: (录音)

就这样,小板桥镇的村民在威逼、利诱和暴力威胁下,放弃了他们时代维生的土地,而原来开发商承诺的让农民进入工厂打工至今没有兑现。雨龙村的那名村民表示,他们感到自己和自己的下一代坐吃山空,没有任何希望: (录音)

晓东村那名村民对记者表示,她得到的赔偿已经因为给丈夫治病和上访,所剩无几,她目前深深地为一家人的生活担忧: (录音)

以上就是有关云南省昆明市小板桥镇数个村庄的土地被征用的有关情况调查。

各位朋友可能已经注意到,前几年,征用土地和拆迁主要在城市发生,开放商和地方政府打着旧城改造的名义,以很低的价格强迫居民搬迁,然后建新的住宅从中牟取暴利,而近年来在所谓的老城区改造已经基本完成的情况下,征地和拆迁由城市蔓延到郊区和广大的农村,从而造就了大批没有土地的农民,这些被剥夺了基本生存条件的农民的出路问题,目前显得日益严峻。

各位听众,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zhongp@rfa.org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