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网络封锁系列专访

2005-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面是《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系列节目:“突破网络封 锁” 的第一集 --- “网络专家与最新技术”

采访几位多年来致力于突破网络封锁的工程技术专家,请他们介绍现在最新可以使用的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和他们多年来从事这项工作的进展过程,以及他们的心路历程。

第一集:网络专家与最新技术

二十世纪末,互联网的出现和使用使全世界各地的网民可以在同一时间内共享全球最新资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网民使用互联网,中国当局有关方面用各种方式封锁网络,使海外某些资讯不能进入中国。

CHINA-INTERNET-CAFE-150.jpg
许多北京的年轻人在网吧上网。法新社照片

大约在2000年前后,海外一些电脑专业人士相继投入致力于突破网络封锁工作,至今已经提供了多种可以免费使用能突破网禁的软件和技术。并在很多网页上为希望自由浏览互联网,渴求新闻、言论自由的网民提供了如何取得和使用各种软件的说明。我要采访几位多年来致力于突破网络封锁的工程技术专家,请他们介绍现在最新可以使用的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和他们多年来从事这项工作的进展过程,以及他们的心路历程。

采访美国动态网络公司技术总裁比尔-夏先生

第一位接受我采访的是美国动态网络公司技术总裁比尔-夏先生。

“请问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想法要从事突破网络封锁的工作。”

“我是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作这方面的事情的。网络在中国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就是有这样网络封锁的事情。因为很早的时候就有人就因为给海外的《大参考》寄电子邮件列表,就被抓起来了。那可能是九九年或更早的事情了。那时候因为网民比较少,封的其实不是那么厉害。当时有很多人对技术比较了解的都还是可以想办法用一些代理的技术可以看到海外的信息。后来我感觉是到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网络封锁的技术在中国方面就迅速的提高了。很多代理技术上海外一些比较受到注意的那些网站的话就非常困难了。所以从二零零零年的时候,(我)开始就关注研究这方面的技术。”

“这方面的技术研究成果都是供网民免费使用的,您为什么要投入这样一份在经济上几乎是没有收入的工作?”

“我也是在中国大陆那种环境下上学。我一开始的时候就对于这种信息经过审查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在海外的话慢慢地就会接触到海外的很多信息,就知道很多在我们教科书,包括历史书里面学到的很多信息吧,其实都是假的,甚至于是完全相反的。因为我自己也是接触一些网络技术,这样我才看到,网络技术的话,从技术上来讲,像网络安全的领域,包括是封锁和反封锁,这些很多技术都是相通的。但是如果是把这个作为一个作生意的话,那作突破封锁这件事情呢,至少现在生意上是没有什么前景的。我们主要是很多志愿者来作。那我们都是凭着这种共同的理念吧,不管你是对具体的事情有什么看法,但是至少每个人应该是有最基本的权利,你能够拿到正确的、比较客观的信息。至少是多方面不同的信息。这样才能有一个基础,可以自己去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们完全是凭着这样的理念在作这个事情。”

“网络上封锁和反封锁这样一个过程, 就是一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过程。您看能不能向一般有网络知识的人讲一讲进展的情况?”

“在二零零零年开始,主要是研究开发电子邮件这方面的技术。到后来,因为很多网友还是希望自己随时可以上任何网站看到任何的信息。所以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开始,希望研究一些新的技术。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接触了像“自由网”那种技术,有一些朋友是用过的。那是一种“点对点”的技术。再后来的话,到二零零二年我们就开始做“动态网”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做了三年了。网友他上来以后可以看到任何网站,就好像是网络没有封锁。中间就是不断的发现中共那边呢,用了各种各样的新技术,那么我们就要再去开发新的技术,绕过他那边封锁的新技术。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不断的收到用户的反馈,表示感谢,鼓励我们能够继续作下去。”

“在这几年相关的工作中有什么给您印象特别深的事情?”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底的时候(中国)开始使用了域名劫持这样的技术。当时是海外媒体有很多报道,国内也是有很多朋友关注。当时的事情是GOOGLE搜索引擎先是被封住了。后来你上GOOGLE的话,看到的不是GOOGLE而是像“百度”或者是其它的搜索引擎。就在九月底的时候,这种技术呢,就开始用来封锁“动态网”。所以在十月初的时候我们就发表了一个研究报告,解释了中国使用的这种技术。我记得那是十月一日,中共定的国庆节,就是在头一天晚上,我们的一些志愿者就在一起研究,它到底是怎么做的这件事情。当时我们还有朋友在一起说,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国庆节,在做这件事情。”

“再往后是二零零三年,当时有一个特别的就是“萨斯”这件事情。中国国内宣传是把它叫作非典型肺炎,“非典”。能够看到,在那之前的话,有很多人就开始关注海外的一些新闻。然后到四月二十日的时候,因为张文康他下台了。中共就是承认他们以前是撒谎,实际上“萨斯”这种流行病,其实已经是在中国发生了。所以那天一下子多了很多用户来通过“动态网”看海外的信息。然后在后面的时间,每天都是有很多的用户来。这件事情我想就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事情。大家都能看到,像萨斯这样的事情,就是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了,真真是跟每个人都有关系的。这样就有很多人出来看。一旦出来看就看到,哦,原来海外有这么多的信息,有很多人就以后经常回来看这些信息,能够看到海外的这些不同的报道。”

到二零零二年我们就开始做“动态网”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做了三年了。网友他上来以后可以看到任何网站,就好像是网络没有封锁

“到目前为止,利用“动态网”的技术,国内的网民比如说想上自由亚洲电台的网页,是很容易就能上来吗?能够看到上面的文字,并且能够听到上面节目的声音,可以吗?”

“对于多数网民来说,现在我们的目标是要把这个技术做得非常简单,任何人都可以用。只要一个网民拿到我们的软件。我们现在是“‘自由门’的五点四版。”

“‘自由门’的五点四版。”

“对。我们收到反馈,绝大多数人都可以通过这个技术能够看到海外网站,包括自由亚洲电台,像那些一般的文字图形的话都是没有问题的。看到很多人下载自由亚洲电台那些声音文件。”

“我也想请教一下,如果某一位网民拿到了这个软件之后,怎么样使另一个人也能够使用这个软件?”

“他直接把这个软件用电子邮件传给朋友就可以了。”

“在传的过程中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不同的电子邮件服务商,有的让你这些软件发不过去。所以如果大家通过电子邮件传的话,需要再发一个电子邮件问一下“你收到没有?”。另外,用软盘或者用U盘传更可靠一些。至于那些网警,有些网友担心,会不会带来危险,因为像这样在朋友之间几个人传的话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要作那种大规模的,你手里有几万个电子邮件,这样大规模地传的话就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

“现在,有关的技术部门知道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网民已经能够使用这个软件了?”

“我想有几十万。”

“大陆的网民总数大约是多少呢?”

“有八千多万。现在可能已经有九千多万了。”

“那也就是说,这个推广还是有很大的工作量要作。”

“对,是这样子的。所以我们希望自己知道怎么用的网友,都尽量地再能够告诉你的朋友。”

“像动态网、无界网、花园网,这些都使用各自不同的技术是吗?”

“对,是这样子的。”

“那您刚才说的“几十万”是指所有能够突破封锁的网民,还是仅仅是使用“动态网”技术的网民?”

“用动态网的。”

“如果现在收音机旁的听众手里没有这个软件,也不认识有软件的朋友,怎么样能使用你们的技术,可以登陆那些被封锁的网站?”

夏先生:“现在手里还没有这个软件的话,用那个域名也可以上来下载这个软件。”

夏先生:“这几个是加密的链接,所以前面要加上https,然后后面是冒号、斜线、斜线。我们的域名是: https://www1.Rfa2006.com 。刚才呢是www1,也可以是www2,或者是www3。这三个任一个都可以。如果一个连不上去的话,可能是暂时的封锁,可以换另一个,或过一会儿再试一下。第一次连上来的时候,因为它是加密的,会跳出来一个窗口。你点“同意”就可以了。然后在主页上有可以下载的链接。那你可以下载我们最新的软件。”

“您多年作突破网络封锁的工作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从我们这些做技术工作的志愿者来说呢,很多在工作中也就是在做这些啦。凭着我们的信念一直要把这个工作做下去。但是,光有这技术还不行,还是要让人们来用。一方面是网民自发的传播,另外很重要的就是,海外的这些媒体能够提供什么样的信息。所以我想这件事情也是大家一起来做,我看到就是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到现在,访问的人数一直在增加。我们做技术的话,就感到很兴奋,因为这个技术,实际上突破封锁已经比较成熟,不断的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用这个技术,就感到很有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让网络封锁就完全不存在。已经在用的用户,如果碰到一些问题,希望大家能够把一些问题反馈给我们。这样,我们尽量去解决,或者是您自己发现有一个什么技巧,用一个什么特殊的办法才能够用这个软件。这些都希望能够反馈给我们,这样我们能够把这些信息传播出去,帮助更多的人。”

“这些年来,你们有没有收到由于登陆了海外被封锁的网站、电台网页而给他(她)带来麻烦这样的报告?”

“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说‘偷听敌台’这个概念了。虽然它干扰,但是它是那种偷偷摸摸地,你真是去听‘美国之音’,或‘自由亚洲电台’的话,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在大学里面,很多人是公开在听的。”

采访美国“花园网”创始人、技术总监何先生

我现在要采访的是在美国的“花园网”创始人、技术总监何先生。何先生先简要地介绍了“花园网”的志愿者们从事突破网络封锁工作的背景。

“实际上花园网是从一些volunteer开始的。”

“是从志愿者的义务工作开始的。”

“我们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出国之后啊,就知道中国大陆它把新闻,把言论自由封锁到什么程度。所以我们很希望能够突破这个网络封锁,让在中国大陆的民众看到或者听到国外的消息,就成立了这样一个组织,就这样一直运转到今天。这个网站叫做Gardennetworks.com,一般用户都叫“花园网”啦。但这个网站在国内是被封锁的。”

“那国内的网民怎么上你们的网站,怎么用你们的新技术呢?”

“国内的用户呢,如果想上这个网站,他要通过我们的工具,或者通过其它的工具,比如说“无界”啊,“动态网”啊,都可以上来。但如果要索取软件的话,倒不一定要从这个网站上下载,因为我们还有通过yahoo messenger啊,通过e-mail啊,还有其它的一些办法。比如从别的网站下载都可以得到软件。这样的话就可以上包括我们花园在内的所有网站啦。”

“能简单地介绍一下你们这些年来的工作过程吗?”

‘空气是自由的,水是自由的,为什么网络不是?’这句话实际上是花园网一位用户给我们发的一个email里写到的。我觉得这个本身啊,就能体现出在国内的中国大陆的民众,渴望能够自由地、安全地看到与这个政府告诉他们的不同的信息

“实际上‘花园网’是第一个智能的代理软件,因为如果从突破封锁的历史来看,最早封锁的时候呢,国内的用户是通过在国外找http的代理服务器。这个办法用了一段时间。结果后来发现有了内容过滤之后这个办法就不灵啦。而且,中共在国外架了一些假的代理服务器。就是为了追踪用这些代理服务器的人。那么后来第二个阶段呢,人们就开始用比如“自由网”一类的工具吧。当然那个“自由网”它本身不是为了突破封锁,也不是为了中国用户设计的。所以它使用上就比较麻烦,并且它的内容并不是你可以访问任何网站,它必须把内容灌进去,你才能访问。那么这是突破封锁的第二阶段。那第三个阶段实际上就是花园网的几个软件的诞生了。它的内容上,选取上,还有使用习惯上都是针对中国大陆用户设计的。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小软件。你下载了之后呢,你可以运行。它会自动在你的IE里面,游览器里面设上一个代理。这样的话你访问任何一个网站,这种情况下都是通过我们的这个工具软件,连到我们自己的服务器就出来了。我们的服务器是在动态IP上。这样就封锁不住,就可以访问国外被封锁的这些网站啦。”

“根据现在用户的使用情况,是所有的海外的网页都可以上来了吗?”

“我们封掉了一些色情的网站,因为色情网页占比较多的带宽,它就影响其他更多的用户用了,而且实际上对社会风气也没有好处啊。但除了色情网站以外的是都可以看到的。”

“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我们那个网页上摘录了早期一些用户的反馈。实际上在我们网站的最上面就有一句话,叫‘空气是自由的,水是自由的,为什么网络不是?’这句话实际上是花园网一位用户给我们发的一个email里写到的。我觉得这个本身啊,就能体现出在国内的中国大陆的民众,渴望能够自由地、安全地看到与这个政府告诉他们的不同的信息。其实我们这些年也有一直有很大的困难,比如说经济上面要运行这麽多服务器,人力上面要要维护这些服务器。还有,整天要与这个封锁周旋。这几年走的路也不容易,但是,每一次看到国内用户的反馈啊,还有看到他们上不了网的时候那么着急啊,就是这种东西在激励、鼓励我们,把我们这个努力继续下去吧。”

“怎么样获得您说的这个软件,使用这个技术?”

“获得这个软件有几个办法,比如说你有雅虎通注册一个ID的话,你给GardenPackage发这个ID发一个消息的话,你就可以自动从这个ID下载,然后也可以发 E-mail给package@gardennetworks.com。你可以在国外的电子邮件地址发email,因为国内是封锁的。我们这边把软件寄回去的时候可能会收不到。发一个email给我们,这样也可以得到,或者到‘清心论坛’啊、到‘动态网’啊、到‘无界’的主页上,再到我们的主页上下载,这样也可以得到。得到这个软件,有些用户好像觉得这是不是太复杂啦,这个技术是不是掌握不了啊,其实不是。这个软件包里面就有一个说明文件。看一下这个说明文件,按照里面去做。因为我们有两个软件嘛。一个是garden,一给是G2。这两个软件的使用方法都不太一样。所以一种软件假设工作的不好,或者是连不上呢,可以试一下另外一个软件。假设你还没有得到软件,但是你想看新闻呢,如果你有skype的话,skype是一个即时通讯软件啦。我们在skype上也有一个自动答复的服务。你可以安装skype注册一个ID之后呢,给garden_news发一个消息,它可以自动答复,给你报告当前的新闻啊。所以这样的话就使得即使你在有些环境用不了这些工具呢,也可以通过这个服务看到海外的消息。”

我们是很希望更多的人来用。因为我们这边主要是志愿者在花钱,运行这些服务器啊,所以我们很希望现在上网的用户,你可以把这个技术,无论是我们的技术,还是比如动态网啊,还是其它的什么技术介绍给你的亲戚朋友。那么你现在没有上网的用户呢,听到这个广播之后呢,也希望能够试一试,看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和国内说的不一样。”

请听国内一位使用“花园网”突破网络封锁软件的用户的谈话。

《记者无国界》为博客与网络异议人士提供指南的手册封面(courtesy of RSF)

用户(女):“我是国内某高校的教授,是“花园网”软件的忠实用户。我是因为一次出国经历,才发现大陆网络信息的封锁程度是相当严重和隐秘的。回国以后呢,才不得不找来破网软件使用,以便获取更多开放真实的资讯。互联网的精神是共享开放。封锁网络是严重的背道而驰的后退,这是互联网史上臭名昭著的一页。在科研和教学中,需要搜索国外的最新技术消息。可笑的是,国内常常乱封锁海外网站。很多技术网站,甚至海外高校网站成为被殃及池鱼。这种状况对国内科研和教育的阻碍和伤害是不言而喻的。目前破网软件的用户群大锁定在中国大陆这样特定的地域,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深以为耻。“花园网”软件是我最喜爱的破网软件之一。操作简单方便,初级用户很容易上手。对专业人员来说,通过和其它软件的配合,可以扩展“花园网”软件的功能,实现各种破网意图。也要表达对包括“花园网”软件在内的所有破网软件的开发者的钦佩和感谢。我深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满怀信心盼望自由的网络不再有丑陋的信息封锁存在。”

采访美国的“无界网”总裁黄先生

接下来我要采访的是在美国的“无界网”总裁黄先生。他说,现在封锁网络这种状况,他希望尽快成为历史。

“现在网络封锁这种状况啊,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历史,越快成为一个历史越好。 其实我们的公司叫做‘极景网络公司’。那我们为什么叫作‘无界’呢,因为我们的产品命名叫‘无界’。可能‘无界’这两个字对于听众来说更熟悉。在二零零二年的时候呢,我们就是想要,让大陆的网民能够享受网路的自由嘛。我们发现网路给人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太大了。整个距离开始缩小了。另外它的信息量简直大到爆炸的那种程度啊。本身就是不可避免的在改变着人类社会。而且,如果网络做得好的话,信息的流通啊,使人跟人之间的理解和交往,都会产生根本的变化。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就想,在技术方面看一看有没有可能发明这样的技术能够突破网路封锁。我们这个极景公司是在二零零三年底的时候正式成立。实际我们的工作已经在提早一年开始做了。我们的研究人员研究出一套算法,发现如果真的能够实现的话,不仅是大陆,任何一个国家,它根本不可能把网路封锁住的。大陆花那么多钱,做网路封锁。实际上,我们的技术出来以后,它从来就没有被封住过。”

“据您所知,使用你们的技术能够上网,包括能够在网上听到自由亚洲电台节目的用户多不多?”

“网上听到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啊,现在‘无界网’的用户基本都已经能听到了。因为我们监视这个访问量啊,能够看到听自由亚洲电台的人非常多。当然在大陆它的网民非常多,那这个和那个比例可能还是小了一点啊。”

“能够有哪些信息有助于现在正在听我们广播的听众从网上听到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

“具体技术的作法是这样的:他需要拿到无界浏览的一个小软件。你得到这个软件以后,放在电脑上,一点击这个小软件以后呢,它就自动打开,一个‘无界网’的首页。然后在‘无界网’的首页里面呢,其中有一个我们叫做特色连接吧,专门推荐给网民的、给我们用户的。那其中一个呢就是自由亚洲电台。那他打开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以后呢,他一点击他就能听了,他就能看了。从技术使用来讲,就是这么简单。”

“从中国大陆网民目前的处境来看,您觉得使用这一技术的障碍是在什么方面呢?”

“一方面,大陆的网民,他首先是需要得这样的技术,第二个呢,他要敢用。有些大陆网民他不敢用,他觉得用了之后,会不会他的行踪会被大陆当局给盯住了。其实,我们做的软件,从技术上来讲我们的加密是非常非常高, 高到比现在网上标准的加密还要高。所以网管是根本看不到网民在使用无界浏览的时候他所浏览的内容的。使用这个软件是完全安全的。大陆的网民不要怕。”

“大陆网民要想得到这个软件有几种途径呢?”

“他怎么得到呢?一般是我们通过发email。这个email里面有一个下载的网址。下载完了之后呢,他就能够用了。还有一个呢,就是通过网民互相之间的介绍,目前就是主要的推广的渠道。还有其它一些方法,比如像QQ,就是网上一些通讯工具啊,大陆网民也都在使用着。”

“到目前为止,您所说的现在在网上推行的这个最新的技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您觉得多长时间内它不会受到挑战?”

“第一方面啊,就是我们这套技术,我们所花的成本,和这个大陆中共当局所花的成本是不成比例的。可以说是成指数计增长。比如说我们花一点点啊,它要花几千万美元来封我们的网。所以在这点上它已经是不行啦。当然它整个国家,整个机器来开动,用国家资源来做,那我们只是一个民间公司啊。如果我们现在的算法,我们现在这个技术,只要有足够的财力和物质资源,那它的这个封锁很快就能会被打开了。我不知道我刚才讲的这个道理你明白没有?”

还有很多很多的网民不知道有突破封锁的工具存在了...对于中国大陆社会的影响,如果只要有五十万的网民每天能够看得到海外的新闻,各个方面的资讯啊,那实际上网络封锁这件事情就不存在了

“您的意思是说,由于你们的技术本身它已经决定了中共要封这个东西,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太大了,大到它可能已经注定不能承受了。”

“啊对对对。这个目标是可期的。”

“您这几年从事这项工作,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我感受啊,一个就是说实际上我们能够做到今天,也是很高兴。我们当时做这个事情,就是两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把网络打开。这一点已经做到了。‘无界网’自从这个技术使用以来,他们从来没有封住过。而且每天的用户量是非常大。那麽第二点呢就是,想让大陆的网民想看就能看。那第二个问题呢,实际上是我们要扩大规模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的研究人员也在勤勤恳恳的在做这件事情,把我们的服务器要加大,能够应接,原则上要有六千七百万网民都能同时上的这个访问量,非常大,所以我们现在正在作这件事情。”

在快要结束本次采访的时候,我问“无界网“总裁黄先生,还有什么特别想向听众朋友、向网民们说的话吗。

“两个问题啊。一个问题,还有很多很多的网民不知道有突破封锁的工具存在了。其实不用六千七百万。对于中国大陆社会的影响,如果只要有五十万的网民每天能够看得到海外的新闻,各个方面的资讯啊,那实际上网络封锁这件事情就不存在了,而且这种资讯的交流已经足以使得大陆在社会形态上发生改变了,也就说足以能够使得它那个集权统治打破。”

以上是《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 编辑、主持制做的系列节目:“突破网络封锁”的第一集 --- “网络专家与最新技 术”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