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回顧:2004年中國人權狀況座談提綱:


2005-01-03
Share

座談人:任不寐先生,中國學者、作家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時間:美國時間12月16日

座談提綱:

一、總覽

基本圖景:

今天主要集中討論宗教自由和言論出版自由狀況。

二、2004年中國宗教自由狀況

1.宗教信仰在中國??概覽

根據2002年4月中國政府白皮書,中國宗教信徒超過2億,有多種宗教信仰及宗教活動。官方出版物中的統計數字表明,中國有10萬個以上的宗教活動場所、30萬神職人員、3000多個宗教組織和74個神職人員培訓中心。

中國有五大官方承認的宗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新教。人口中約8%爲佛教徒,約1.4%爲穆斯林,約0.4%隸屬於官方天主教教會,約0.4%至0.8%隸屬於跟隨梵蒂岡的非官方天主教教會,約0.8%至1.2%爲登記的新教教徒,至少有2.5%在非政府控制的新教家庭教會做禮拜。 但學術界認爲,信仰道教的人數有幾十萬。根據中國道教協會的數字,目前有25000多名道士和道姑,有1500多座道觀。

在有組織的宗教信徒中,佛教徒人數最多。中國政府估計佛教徒有1億人以上。

根據政府公佈的數字,全國有2000萬名穆斯林、40000多個伊斯蘭祈禱場所(其中至少二分之一分佈在新疆),45000多名伊瑪目。

據跟隨梵蒂岡的不被官方承認的天主教教會稱,其信徒人數遠遠超過在官方承認的天主教教會登記的500萬人。雖然準確的數字無法確定,但據梵蒂岡官員估計,在官方和非官方教會中的天主教教徒多達1000萬。

中國政府稱,中國有多達1500萬登記新教教徒,20000名神職人員,16000多座教堂和大約25000個登記的新教禮拜場所。新教的教職人員估計,中國至少有2000萬新教教徒在登記的教堂內做禮拜。據海外和中國國內的信息來源,估計至少有3000萬人屬於不受政府控制的新教家庭教會。有些海外學者估計,中國可能有多達9000萬名新教教徒。 對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修煉者人數的估計出入很大。中國政府稱,在1999年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嚴厲鎮壓之前,全國可能有多達210萬法輪功信徒。一些估計認爲,鎮壓之前的中國法輪功實際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字。政府的鎮壓導致法輪功修煉人數減少,但據可靠的估計數字,目前仍有數十萬人。

三、 中國政府對宗教自由的侵犯

1.關於“三自教會”??北京控制宗教的工具:

幾乎所有地方宗教事務局官員都要求新教教會成爲(新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或中國基督教協會的附屬組織。在五種得到官方承認的宗教中,每一種宗教都有一個隸屬於政府的協會,國家宗教事務局和中國共產黨統戰部對執行政府有關宗教活動的規定進行政策性"指導和監督",其中包括外國人在宗教活動中的作用。這兩個機構的工作人員中幾乎沒有宗教信徒,而他們往往是黨員。 2. 關於地下教會概況

據海外和中國國內的信息來源,估計至少有3000萬人屬於不受政府控制的新教家庭教會。有些海外學者估計,中國可能有多達9000萬名新教教徒。國內外專家一致認爲,中國新教教徒的人數不斷增長。

"家庭教會"指沒有登記的教會,也指在家中或工作場所私下舉行小型宗教活動的基督教團體。沒有登記的教會在中國是非法的。

包括新教和天主教團體在內的一些非登記在冊的宗教團體成員受到各種限制,包括恐嚇、騷擾和拘留。在有些地區,地下宗教領袖報告說,他們持續受到壓力,要求他們向國家宗教事務局或其下屬的省級和地方宗教事務局登記。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持續對地下天主教主教們施加壓力,要求他們加入官方承認的教會,有關當局還不與教會領袖商量就重新調整了教區。中國政府未與羅馬教廷建立外交關係,梵蒂岡在中國大陸沒有代表。中國政府不准許官方天主教會承認教皇在信仰和倫理等根本問題上的權威,致使很多天主教徒拒絕加入官方天主教會,因爲他們認爲這是對他們信奉的一個基本信條的否定。官方天主教會的大部份主教實際上受到梵蒂岡祕密承認。然而,梵蒂岡與中國政府之間的緊張關係造成了中國官方天主教會內部的權力之爭,因爲經梵蒂岡祕密冊封的一些主教與其他一些未得到梵蒂岡冊封的主教產生摩擦。

中國政府與非官方天主教會之間的關係依然緊張。中國當局與梵蒂岡方面均聲明,雙方歡迎爲實現關係正常化達成協議。然而,據中國政府說,有關教皇在選擇主教中的作用、地下天主教神職人員的地位、梵蒂岡對臺灣的承認以及在2000年中國國慶節時冊封有爭議的天主教傳教士的一事仍然阻礙了這一努力。在本報告期內,中國政府指出,香港天主教教區主教陳日君(Joseph Zen)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局所發表的聲明,阻礙了與梵蒂岡關係正常化。雙方仍在繼續爭取和解,4月份陳日君主教前往上海訪問。 隨着中國基督教徒人數增多,對《聖經》的需求也相應增加。據可靠消息,當局有時在突襲家庭教會時沒收《聖經》。 參加未經批准的宗教團體及其他相關違法行爲被列爲擾亂社會秩序罪。根據《中國法律年鑑》公佈的數字,2002年因擾亂社會秩序或利用迷信矇騙他人而被逮捕者總計爲12826人,比前幾年明顯減少。1999年至2000年,基於這類指控被羈押的人曾大幅度增加,大多數專家認爲其原因是政府從1999年中期開始嚴厲打擊新教家庭教會、非官方的羅馬天主教會以及"法輪功"等被定爲"邪教"的信仰團體。

很多宗教領袖和信徒被逮捕、關押,並被判處徒刑。地方當局還利用一種行政程序懲處沒有登記的宗教團體的成員。由警察和地方官員組成的非司法性質的委員會可以判處公民接受最長可達三年的勞教。很多被拘押或監禁的宗教人士被關在勞教所裏。例如,2003年9月,教會史專家張義南及華南教會法律顧問蕭碧光在河南省被拘留。蕭碧光仍被關押,張義南被判處兩年勞教。據報,張義南在勞教所遭到毒打。2003年10月,北京的基督教家庭教會人士劉鳳剛在浙江省蕭山被捕,他當時正在調查當地教堂被毀以及地方教會(小羣教會)領袖被關押的情況。其他兩位基督教家庭教會人士徐永海和張勝棋在本報告期結束時也繼續受到關押,他們被指控幫助劉鳳剛向境外組織提供情報。3月,這三人在浙江省受審,罪名是泄露國家機密。1月,基督教家庭教會活動人士喬春玲、徐永靈和曾光波據報因被指控試圖向境外人士介紹家庭教會的活動而被捕。一些地區禁止基督教家庭教會活動人士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3月開會期間離開住所。據中國政府主辦的《法制日報》報導,因散發《聖經》而於6月被貴州省桐梓縣公安局拘留的江宗秀在拘留所內死亡。《法制日報》的這篇評論員文章譴責了地方官員迫害江宗秀的事件。同年6月,中華福音團契的幾十名負責人在湖北省武漢市被捕,但在遭到短期關押後被釋放。據報導,徐國興(菲利普?徐)於6月從勞教所獲釋,他於2002年12月因未經批准從事傳教活動在上海被捕。 據報告,龔聖亮及未登記的華南教會的其他幾名領導人在本報告期內繼續在獄中遭到迫害。因受到包括強姦罪、縱火罪和傷害罪在內的刑事指控而於2001年被判處死刑的龔聖亮、徐福明和胡勇於2002年被減刑,並被改判爲無期徒刑。原來被判處死刑的李英和龔幫坤被改判爲15年有期徒刑。曾在指控龔聖亮進行性侵犯的聲明上簽字的華南教會的四名女成員於2002年再次被捕並被判處三年勞教,據說是因爲她們撤回了對龔聖亮的指控。有報告說龔聖亮在獄中遭到了肉體折磨,他拒絕放棄宗教信仰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此外,年長的教會成員陳敬茂因據稱帶領其他囚犯皈依基督教而在獄中受到迫害。政府官員以及一些註冊和未註冊的新教徒將華南教會指控爲"邪教"。

據估計,全國的天主教徒有一半居住在河北省,該省未經批准的天主教會成員與地方當局之間繼續發生摩擦。據瞭解,河北省當局強迫很多地下神父和教徒在參加官方認可的教會和接受各種懲罰之間做出選擇,懲罰手段包括罰款、解僱、經常性拘禁以及禁止其子女上學。有些天主教徒被迫躲藏起來。據報告,發生了多起關押非官方天主教神職人員的事件。6月,梵蒂岡就2004年初河北省的三位地下天主教主教被捕一事正式提出抗議。其中兩人在被捕後很快獲釋,但宣化市84歲高齡的趙振東主教仍然下落不明。據報告,黑龍江省的魏景義主教及河北省的賈志國主教曾被關押數日,然後分別於3月及4月獲釋。據報賈志國主教6月再次被關押數日,同時被關押的還有另外兩名地下主教。於1997年被捕的地下主教蘇志民至今仍下落不明,據報他於2003年11月被關進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家醫院。有報告說他受到了某種"軟禁"。政府繼續否認對他採取過"任何強制措施",並聲稱他"正在各地傳教"。據可靠消息來源說,輔助蘇志民主教的安樹新主教以及河北的韓鼎祥神父和河南的李宏業神父仍受到拘押。據報告,在2003年7月和10月及2004年5月,河北省發生了幾起逮捕地下神父和教徒的事件。陸小舟(Bosco)神父於2003年6月在浙江省被捕,據說是因爲在一位天主教徒臨終前爲他施行終傅聖事,政府一直沒有說明他的下落。據幾個非政府組織說,在本報告期內,一些天主教神父和非神職領導人遭受過毆打或其他虐待。 有幾次,教會領導人在參加由當局召集的討論登記問題的會議時被捕。 3. 關於遠志明所拍電視紀錄片《十字架在中國》在大陸的傳播與影響

4. 專書《耶穌在北京》(Jesus in Beijing) 在大陸的傳播與影響

海外出版或發行的有關中國現代基督教現狀的書籍或電視片受到政府的查禁,一些在該紀錄片中接受採訪的基督徒受到當局訊問,或遭到短期拘留。

5. 對法論功的鎮壓

政府繼續壓制被其劃爲"邪教"的組織,特別是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繼續遭到逮捕、拘留和監禁。那些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有時在監獄和勞教所受到粗暴對待,據可靠的報告說,有些法輪功修煉者被折磨和虐待致死。 在本報告期內,被政府定爲"邪教"的基督教派團體受到政府進一步的監視。

官方承認的五大宗教羣體──佛教、伊斯蘭教、道教、天主教和新教──沒有明顯摩擦地相互並存;但在中國某些地方,在已登記和非登記在冊的基督教會之間關係緊張。

政府對佛教和道教的容忍度超過對基督教的容忍度,佛教和道教受到的限制一般較少。但是,隨着這些非西方宗教近年來迅速發展,有跡象表明,政府對此加強注意並採取了新的限制措施,特別是對融合了多種宗教信條的教派。

1995年,國務院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發出通報,把一些宗教組織定爲非法的"邪教",其中有"呼喊派"(1962年在美國創立)、東方閃電、門徒會、全範圍教會、靈靈教、新約教會和觀音教(亦稱爲"觀音法門")。 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根據《刑法》第300條通過決議,取締所有被政府確定爲"邪教"的組織,其中包括法輪功。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也就現行《刑法》適用於法輪功的問題下達法令。在採取這些行動後實行的法律規定, "擾亂公共秩序"或散發印刷品的"邪教"成員應被判處3至7年有期徒刑。根據法律規定,"邪教"頭目和組織者可判處7年或者7年以上有期徒刑。

有關當局還繼續鎮壓香功、國功、中功等其他被視爲"邪教"的氣功組織,其中有些團體的信徒人數據說與法輪功相當。

據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說,自1999年以來有10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羈押,原因是參加練功活動、承認信奉法輪功的信條或拒絕批評法輪功組織及其創建人。

4月,被中國政府定爲"邪教"的"三班僕人"教會的幾十名成員在黑龍江省遭到關押。被指控爲教會成員的顧祥高在隨其他人一起遭到關押後不久,在黑龍江省的一個拘留所中被毒打致死。公安人員向顧祥高的家人支付了賠償費。

四、2004年中國言論出版自由的倒退

政府繼續嚴格限制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政府控制出版物的創刊和管理,控制廣播新聞媒體,審查外國電視節目,干擾來自國外的無線電廣播信號。在本年度,一些刊物因刊登被政府視作不能許可的內容而遭到查封或受到處罰;新聞記者、作家、學者及研究人員遭到當局的騷擾、拘留和逮捕。

1、中共緊縮意識形態政策

a. 劉曉波、餘傑、張祖樺突然被北京安全部門拘傳,並搜查其家,複製所撰文章 b. 媒體接封殺令不準報導焦國標、餘傑、李銳、茅於軾、王怡及姚立法六人的言論 c. 王光澤最近從美國返回北京後,被報社解聘。 d. 西藏女作家唯色,因出版散文集《西藏筆記》,也被砸了飯碗。 e. 上海吉方平(解放日報評論)的系列評論文章,批判“公共知識分子”,高調反和平演變,類文革語言,人民日報轉載。 f.中國社科院專門成立“反新自由主義”課題研究組

2、胡錦濤四中全會內部講話發出的信號:

政治問題一旦出現,要嚴厲打擊,不要熱炒,不要授人以柄。敵對勢力總是從輿論入手佔領宣傳陣地。以美國爲首的國際壟斷資本搞垮蘇聯和蘇共的主要手段是從意識形態入手的。蘇聯解體、蘇共垮臺絕不是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失敗,說到底,是其逐漸脫離、背離乃至背叛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和最廣大人民羣衆根本利益的最終惡果。戈爾巴喬夫是蘇東劇變的罪魁,是社會主義的叛徒,而絕不是所謂的「功臣」,說他是「功臣」,那是沒有站在蘇聯人民和人類進步事業的立場講話。正是他提倡公開化、多元化,使蘇共全黨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亂,蘇聯、蘇共正是在他「西化」、「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衝擊之下解體的,這是蘇共內部出現問題的最根本的原因。 中宣部副部長吉炳軒在會上還宣讀胡錦濤總書記對上述文件的批示:

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

五、前瞻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